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对手戏(一)

满足了想看他俩拍戏的愿望。剧本都是我编的,因为自己的恶趣味,可能会逻辑不通。而且我自己会忘写过的内容,要是有bug太太们一定指出来。
………………
        这是他这个月里第五次看见这个少女了,每次看见她,她都在不同的咖啡店内,坐在远离落地玻璃的位置。她似乎喜欢将自己窝在软软的沙发椅内,脸躲开阳光的照射,藏在阴影里,手却暴露在阳光下,捧着本暖黄内页的书。
      “她的手很好看,穿着小蓝碎花裙,又喜欢读书,一定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他决定在这一站下车,进咖啡店里认识下这个女孩。
        推开门,那姑娘却正好跑出来,似乎很急,埋着头一头冲进他怀里。
        “你没事儿吧,撞疼了吗?”
        她惊慌地挣出他怀里,甚至向后退了几步,抬头看他,满脸通红地抿着嘴,最后在他关切的目光中露出小小的微笑,对他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然后错身走了。
        “诶……你。”他想再说些什么,但抬手在空中一抓,只留下她发梢的一抹余香。
         她皮肤很白,刚才埋在他怀里时,耳后的皮肤似乎白得透明。穿着棉质的裙子,长发乖顺地别在耳后,个子不矮,甚至可以算是高挑的女孩子了,却给他一种安静娇小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将她圈在怀里。
        下次一定和她说句话。他看着她离去的方向,摸着刚才被她撞上的胸口。
        “好,卡。这一幕可以了。”陈导挥手,“小董,昊然去换下一场的衣服,梁佳过来,把你在车站的单人戏拍了。”
       两人回到车上的化妆间,刘昊然换上一身暗红色休闲装,被化妆师按在凳子上补妆,眼睛盯着镜子里的董子健,“师哥,你穿这个还挺好看的。”
        正在举着手等人脱裙子的董子健闻言笑了,“什么呀,一点不好看。而且你不应该叫我师哥,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男的。”
       “我知道,我看见你胸了。”刘昊然笑得露出了小虎牙。
       “你几岁了,成熟点,我说戏呢。” 董子健接过吊带裙和小坎肩穿上,歪着头看自己胳肢窝,举了举手,“腋毛不剃啊,一会儿乔白一举手,腋毛跑出来和徐欢打招呼,像话吗?”
        “乔白不会剃腋毛,他内心是男的,穿女装只是他自我保护的方式,但他同时也是抗拒着这种行为的,他会刻意留着。”刘昊然扯着董子健的坎肩晃荡,表情却挺严肃,显示自己是个认真揣测剧本的成熟演员。
        董子健立马摇头反驳,“他内心是男的,但他穿女装的时候,是把自己当成另一个人的,从头到脚都恨不得不一样,肯定会做到细节。”
        “但是他……”
        看他俩就腋毛问题又要展开一场辩论,化妆师头都大了,他们俩怎么天天吵这种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现在演员都这么敬业吗?“那剃还是不剃呀?”
        “剃。”“听师哥的。”两人同时回答。
        董子健赏了刘昊然一个奖励的眼神。
         在《褪皮》中,乔白的母亲患有严重的精神病,不发病时是一个温柔美丽的母亲,一发病就将乔白往死里打,在年幼的乔白心里,母亲既是他唯一的依靠,又是一个恐怖的恶魔。一次乔白正在洗澡,他母亲忽然发病,拿着木棍闯进浴室,挥着棍子就往他身上打去。乔白惊慌躲开,逃到母亲房间时,母亲已经逼近,他胡乱扯着母亲放在床上的裙子挡在身前,母亲举着木棍的手诡异地停下了。事后,乔白藏了母亲一条裙子,母亲再发病打他,他就拽着这条裙子,有时母亲仍会打他,但大多数时候会奇异地放过他。
         乔白眉目清秀,因为营养不良瘦瘦小小,同班女孩子对他很是怜惜;那个年龄的男孩,对跟女孩玩得好又瘦弱安静的男孩带有歧视,再加上乔白没有父亲,母亲精神不好,同班的男生纷纷孤立他,嘲笑他。乔白并不娘气,却只能和女孩子待在一起,他和女孩玩也不是跳皮筋聊八卦之类,很多时候他只是站在她们身边,听她们讲话。人们说话的声音令他安心。
         他大二时,母亲在楼梯昏倒,被邻居送到医院后查出了肝癌。那天晚上,他从医院回家,踏进母亲的卧室,打开她的衣柜,第一次穿上了裙子。
         “好了没?”场务进了化妆间,“梁佳拍完了,你们换好了出来拍今早上给你们的那场酒吧戏。”
         这场戏是乔白和徐欢第二次相遇。母亲久病不治,终是去了。乔白料理完一切后,穿上女装来到酒吧,正好遇上和朋友来玩的徐欢。
        徐欢推了倒在他身上的候子维一把,“就你这个酒量还喝呢,回了吧?”
        张婷捂着嘴笑,“他平时和我们喝酒量挺好的,今天故意的吧,想你送他回家。”
        王树揽着张婷的腰跟着起哄,“可不,今天挑头出来的是他,喝两杯就倒的也是他,我怎么这么不信呢。”
        酒吧的彩灯随着音乐忽明忽暗,煽动着流窜的燥热和暧昧。徐欢喝了不少酒,被几个朋友闹得头大,他架着候子维起身抬头,被突然变亮的灯闪得眼花,半眯着眼,就从这条缝里瞧见了乔白。
        乔白画了妆,再加上身材高挑,没什么表情,坐在位置上颇有冷美人的风情。她身边站了个男人,徐欢笑笑,看来每个人昼夜交错之中都有第二幅模样。
        “看什么呢?”趴在他肩上的候子维问。
        “没什么,对面那个女孩儿挺好看的,随便看一下。”
        张婷看他俩站起来,伸脚踹了下候子维,“真走啊,再喝会儿呗,猴子你别装醉吃人豆腐了。”扯着两人又坐下,“那姑娘一进来我就看见了,长真挺好看的,不过好像心情不大好,我看见几个男的请她喝酒她都冷着脸拒绝了,话都没和别人说一句。”
        徐欢想起那天她抿着嘴冲自己笑,忍不住也笑了“她好像是不大爱说话。”
        几人正看着乔白,闻言转过脸看他,张婷坏笑道:“什么情况,你认识她?”
      徐欢揉了揉鼻子,“不算认识,路上看见过她几次。”
      候子维从他身上直起来,夸张地退开一段距离看他,“街上见过就知道人不爱说话了,别不是跟踪过人家吧,你个死变态。”
       徐欢一巴掌糊他脑袋上,将他按进沙发里,“变态个屁,我是那种人吗,我要真喜欢她,早就过去了,犯得着在这儿听你们瞎逼逼吗?”
       候子维打开他手,去褥他脑袋 “少来了,我还不知道你,行动上的矮子,吹逼界的巨人。”
        徐欢单手掐住候子维两只手,另一只手戳他腰“你再给我贫。”候子维满身痒痒肉,被他戳得满沙发扭,偏偏手被死死掐着,躲也躲不开,口中高呼“王树你个畜生,就他妈知道傻笑,也不来帮我。”
        张婷突然道:“猴子矮子你们别闹了,那姑娘好像被人缠上了。”
        两人这才停下,徐欢嘟囔了句,“你才矮子。”转头看去。
        乔白坐在沙发上,一个拿着酒杯的男人站在她面前,离她很近,两腿抵着她的腿,让她不能起身。乔白表情非常不耐烦,仰在靠背上抬眼看着那男人,抿着嘴不说话,胸口起伏不定。
        徐欢直接起身走了过去,另外几人也没拦着,颇有点看好戏的意思。
        “你在这儿干嘛?”徐欢一把推开那男人,看也没看他,扯着乔白手腕把人拽起来。
        “你……嘶……瞎闹什么脾气。”
        刘昊然尽量克制了,这声嘶还是被收进去了,而且他的表情在监视器上也有一瞬间的扭曲。
        “卡——,怎么回事?”
        刘昊然搂着怀里的董子健没放手,一脸委屈地道:“小董踩我脚了,实实的,特别狠。”
        导演笑了一下,“是你拉太使劲了,他是胖了点,也没那么重吧,你用那么大力干什么。”
        董子健从刘昊然怀里挣出来,揉了揉手腕,撇了撇嘴“我还没怪你呢,手都拉疼了。”低头看见自己手腕上一圈红印子,伸手给导演看,“哎呀,都红了!”
        刘昊然把他手拉过来揉着,“师哥,导演,我错了,从哪儿开始拍啊?”
        “从你朝乔白走过去那儿开始。”
       
        “你瞎闹什么脾气。” 徐欢低头看着怀里的乔白,语气带着点嗔怪,但在男人看不见的角度他冲乔白眨了下眼睛。
        董子健:“噗——”憋了憋才没笑出来。
        刘昊然没明白他在笑什么,但是也想跟着笑。可导演没喊“卡” ,词儿还得接下去。
        乔白看出他是那天的人,也知道他想帮自己,不知怎得有些脸红。她作势轻轻推了一下徐欢,又被他一把搂进怀里。
        那男人看他俩是一对,骂了一句转身走了。
        男人走后,乔白想从他怀里出来,徐欢贴着他耳边说:“先别动了,我送你出去吧,省得一会儿再有人烦你。” 
        乔白默认了,躲在他怀里,拿手背碰了碰微微发烫的脸。
        “卡——小董这个脸红非常好,我还怕你情绪表达不出来。一次过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导演我脸是憋笑憋的。”董子健顺着被刘昊然搂在怀里的动作笑瘫在他身上。
        导演瞪了他一眼,赶紧去看刚刚的画面有没有什么不对。
        刘昊然掐着他下巴,两颊的肉被挤出嘟嘟嘴来,“有什么好笑的,我眨眼不好看吗?”
        “哈?你一直觉得好看来着啊。怪不得原来上学的时候,你打完篮球路过自习室老冲我眨眼。”
        刘昊然眉头一跳,“你都知道啊,那怎么别人给你介绍我的时候你像是不认识我的样子。你是不是心虚?”
      董子健感到匪夷所思,“我心虚什么?”
      “你装作不认识我是怕流露出对我的迷恋之情。”
        “我?迷恋之情?”董子健指着自己从他身上直起来,又指着导演的方向,“是你被我迷住了吧,要不你当年冲我放电干嘛。而且你看看前一场戏你在公交车上看我的表情,就你那个演技我还不知道,不可能演这么好,肯定是真情流露!”
        演候子维的演员叫顾楷,私下和董刘关系还算不错,刚才在和其他演员说话,这会儿听见了董子健这一句,对他俩调侃道:“戏里被你们秀一脸就够受不了的了,戏外怎么更虐啊。”对坐在场边的梁佳招了下手,“梁佳你管管你男朋友,再不管要和徐欢跑了。”
        梁佳在戏里演乔白后来交的女朋友秦萝,生活中是个性格不错的女孩儿,刚才一直在看董子健和刘昊然互搽,闻言笑道:“乔白做我女朋友就行,我允许他做徐欢男朋友。”
        几人还要闹腾,导演大手一挥,“都回位,接着拍。”
        徐欢把乔白拉到酒吧门口,放下揽着他的手,“你怎么一个人来这儿,有人来接你吗?”
      乔白摇摇头,皱着眉看他,半晌,轻声说了句“谢谢。”
       她声音有点粗, 徐欢猜他可能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开口说话了。“没事儿,现在挺晚的了,你喝了酒,一个人回去不太安全,要不我打车送你吧。”
        “不用,谢谢。”她仍然压着嗓子和他说话。
        “那我给你留个电话吧,你到家给我发条消息,我就知道你平安回去了。”
        乔白有点不愿意,抬头看徐欢,他一脸真诚地担忧。乔白没办法拒绝他的好意,手在包带上握了握,拿出手机递给他。
        徐欢输了号码进去,又帮她打到车才走回酒吧里。
        “卡——徐欢把手机还给乔白时的表情特写补拍一次,你不能完全绷着,不让乔白看出来,但还得让观众看出来你套路得逞的高兴。”
        拍刘昊然表情特写,董子健是背着镜头的,他故意做表情引刘昊然笑。刘昊然没笑,但表情不对了。
        “卡——不是无奈,是窃喜,再来一次。”
        “卡——你还没和乔白好呢,还个手机眼神不用那么宠溺。”
        ……
        “卡——你怎么回事?”
         刘昊然抹了把脸,“对不起,导演,对不起,我没控制好,再来一次,对不起大家。”
        “卡——董子健,你给我过来,董子健替身过去拍。你浪费我多少时间,你是出品人怎么这么乱搞!”
        董子健辩驳道:“我在锻我们演员的演技,他这明显是不入戏啊,这么容易受别人影响。”
        刘昊然深吸一口气,心里暗骂,你是别人吗?但只能挤出笑脸对着导演,“不用换小董,我的问题,我这次一定拍好。”
        捂着脸做了半分钟的心理建设,这条终于过了。
        “行了,再把昊然酒吧里那几句拍完,你俩就能回了。”
         没了董子健捣乱,刘昊然这几条很快就过了,两人一起去化妆室卸妆。刘昊然拖着步子地跟在董子健身后。他这个师哥啊,哪儿都好。心思剔透,细腻敏感,因此共情能力强,演戏能很快进入角色,又演过不少好片,镜头表现力也磨出来了。天生的演员,不论观众还是业内,都对他评价很不错。唯独对自己,他那七窍玲珑心就像不见了似的。
        “怎么啦,还生我气呢?”董子健坐在位置上,从镜子里看到刘昊然表情严肃地走过来。
        “我没生你气,我不也经常整你吗,是我今天状态不太好。”刘昊然也坐下卸妆。
        “没事儿的,师哥晚上带你吃小龙虾,你明天状态肯定好了。”董子健冲着镜子里的刘昊然笑,他还以为是今天卡太多次,把这个一向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师弟心态弄崩了。
        “那师哥请客。”刘昊然也没办法告诉他自己真的因为什么低落,只好试探着问:“小董,你真的觉得在公交车上那场戏是本色出演么?”
        董子健扯了张纸擦脸,漫不经心地说:“没有呀,我当时怼你乱说的,你演技挺好的。”又坏笑着拍了拍刘昊然的肩,“放心,你这部片子虽然不是主角,但我们剧本好,剧组也好,主演也好,肯定能得奖的。”
        刘昊然根本提不起力气和他开玩笑,只觉自己前途一片昏暗,半真半假地抱着董子健胳膊,有气无力地说:“师哥,我不想吃小龙虾了,我们晚上回学校吧,你陪我打篮球。”
        董子健大笑着拍拍他脑袋,“行啊,我们可以吃学校门口的小龙虾,我们原来老去那家。吃完再溜达一会儿再去打。”
        刘昊然其实也没多想打篮球,他想和董子健再走一遍那条路。就在那条路上,他第一次看见了董子健。
         那时他打完篮球,搭着朋友肩膀往寝室走,越过窗台看见了正在认真看书的董子健,那时候董子健满身骨头还都在,那时他还没感受到一丝“于千千万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的意味,那时他俩还不认识。他只是觉得这人眼睛真亮,像能照出一束光透进心坎儿里。他也只是在每次打篮球后都有意无意地走了这条路,多看了几眼,又像徐欢和乔白一样,鬼使神差地就认识了,相熟了。但和徐欢乔白不一样,他们那几眼是剧本编的戏剧性的巧合,他和董子健,是个自己不舍得解开的活扣儿,每进一步,都是因果。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