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对手戏(二)

        乔白握着手机躺在沙发上,假发和坎肩进门时就脱了。顶着一头利索的短发,穿着吊带裙,从茶几下摸出根烟点上。他握着亮屏的手机,眼睛却盯着那张从黑色电视屏上映出的脸,咬着牙猛吸了口烟。
        “咳……咳咳咳。”一阵猛咳中,乔白抖着手发了一条短信出去:到了。
        “叮。”几秒钟之后,短信提示音响起:我叫徐欢,你的声音有种别样的性感,我非常喜欢,有缘再见,晚安。
         乔白锁了屏幕,边咳边站起来,举着烟头看了一会儿,在纸上按灭了。一个黑色的圆在白纸上迅速扩大,圆的边缘亮起一圈橙色的火光,那圈微弱的火光倔强地闪了两下,最后化成一道带着焦味的白烟飘散了。
        乔白反手拉开背后的拉链,同时拉开了衣柜。当肩带慢慢滑至肘窝时,他盯着镜子停下了动作。盯了一会儿,乔白慢慢抬起下巴,又往右侧稍微转了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抬手缓慢地抚上了还没褪色的红唇。他对着镜子笑了笑,故意让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眼神迷离。
        那是个很女性化而性感的姿势,即使他摘去了假发,看上去依然风情万种。乔白大概盯着镜子看了半分钟,突然伸手给了自己一个嘴把子,粗糙地脱下裙子揉进一叠整齐的衬衣下面,猛地关上柜门,快步走向卫生间。
        “卡——”
        董子健赶紧揉了揉自己的脸,对站在导演旁边的刘昊然笑:“刚刚‘啪’好大一声,你听见没,给我疼的,脸肯定都打变形了。”
        不是他站得远刘昊然也想给他揉揉。有些心疼地皱着眉调侃他,“你打那么使劲干嘛,又不是拳击,还要慢放看你脸上肉波动出的幅度。”
        董子健得意地看他一眼,“这叫专业,你懂不懂,演员的自我修养。”
        “那专业演员董子健,你介不介意再给你师弟演一次?”
        “哼,你当我傻呢,我介意啊。”
        导演从监视器前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一脸骄傲的专业演员,“再拍一次,从摸嘴那儿开始。”
         “导演你逗我那吧,我脸都要打肿了呀。”董子健一脸震惊地看着导演,觉得自己小半边脸更麻了,在口腔里用舌头顶了顶,“嘶”一声皱眉道:“只能换边打了。”
        导演眼睛一瞪“你这次力道小点,我又不是故意整你。你考虑人物情绪,我要考虑画面效果啊,这么严肃的画面,你把自己打得腮帮子肉吧唧吧唧甩,观众不出戏吗?”
        “吧唧吧唧。”刘昊然重复着这个拟声词,咧嘴笑开了。
        董子健满眼委屈地嘟囔,“什么呀,我哪儿那么胖了。”又转回镜子前摆好原来的姿势。
        “action!”
        董子健盯着镜子,内心为自己加油、欢呼、鼓劲,终于又抬起摸着嘴的手,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啪”比上次更响的巴掌声回荡在片场上空。刘昊然额头青筋一跳。
        乔白裸着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咬牙看水积满整个水池,颤抖着身子深吸一口气,伸手刨开池底的塞子。伴随着气球泄气似的声音,池里的水形成一团漩涡快速漏下,像是下水道里藏着一个吸引它的怪物。乔白慢慢拿出卸妆棉,动作迟缓得像个暮年的老者。整理好自己后,乔白走进卧室,躺在床的正中间,将被子平展地盖在身上,闭上了眼睛,睡姿笔挺得如同站岗。他没有关床头那盏台灯,暖黄的灯光笼住他的脸,让人看清了他微微颤动的睫毛。
        “卡——”导演喊了停,床上的董子健却仍然保持着睡着的姿势,监视器上,他的睫毛依然瑟瑟地颤动着。
        一旁几个演员和工作人员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刘昊然已经几步迈到床边,将董子健抱在怀里,轻轻在他耳边“小董,可以了。”
        董子健睁开眼,眼底一片迷茫,伸手环住刘昊然的脖子,在他怀里靠了一会儿才语气绵软地嘟囔道:“我睡着啦?”
        刘昊然回搂着他,手在他背上轻轻拍着,像是哄小孩子睡觉,语气很温柔地说:“没事的。”又转头对导演,“小董状态有点不好,让他休息会儿吧。”
        导演看着依旧目光迷离的董子健,点了点头,“你带他去休息下,我们先拍其他人的戏份。”
        董子健被刘昊然半抱着站起来后,逐渐清醒了些,他拍了拍刘昊然的胳膊,对导演说,“我没什么事儿,刚有点入戏了,现在好了,接着拍吧,把室内的戏拍完。”
        能一次拍完一个场景就不用来回折腾,导演自然是愿意的,但他作为董子健的朋友,也关心他的状态,“真的没事儿吗?”
        董子健蹦哒了两下,做了一个投篮的动作,“没事儿呀。”
        “行吧,下一条拍发短信的戏。”
        那是一组需要后期拼接的镜头。讲徐欢每天发短信给乔白,说些日常发生的有意思的事逗他开心,乔白也从每天的只回一条到渐渐能聊上了。
        刘昊然在一旁看得有些出神,又回忆起刚刚董子健的反常来。董子健的表演方式更趋向于体验派,他能敏锐地体会到戏中人物的情感,入戏很快,出戏也很快。刘昊然很少看到他在导演喊了停以后还将情感停留在戏中这么久。
         刘昊然仔细回想着剧本,乔白的性格受母亲影响很大,他压着怒火和痛苦却从未反抗过母亲,因此长大后的他内心格外孤僻和怯懦。董子健上一场戏主要就是表现了他性格中的缺陷。不会抽烟却买了烟,他想学着抽烟甚至想自残,但没有勇气;积了一池的水,是想像个冲动的小伙子一样将脸埋进去泄愤,但他也不敢;穿女装为了逃避自己的人生,像个不相关的人一样活得自以为正常一点,但他连骗自己都提不起勇气。这样的压抑和怯懦,董子健为什么会产生强烈的共鸣,甚至出不了戏呢?刘昊然突然非常恐慌,他一点也不了解董子健,他自以为不动声色地爱护甚至是守护着他,却连他的痛苦都不曾触及冰山一角。
        “刘昊然你想什么呢,喊你怎么不答应我?”董子健在他肩头拍了一下。
        “啊?”刘昊然一下没从回过神来。
        “开工啦,演徐欢梦见乔白那一段,我俩床戏。”董子健看他还懵着一张脸,憋坏地笑道,“你不会是怕了吧?”
        “喔……那个戏啊,行,演吧。”刘昊然大脑重启恢复中,低下头看了眼手里的剧本,才完全明白董子健说的哪一场。徐欢完成日常撩骚乔白地某个夜晚,梦见他带乔白去游乐园,乔白乖巧地搂着他的手臂在充满卡通人偶的园区内穿行;在坐过山车时害怕地握紧他的手,带着颤音喊他的名字;坐摩天轮时窝在他怀里睁着水光潋滟地眸子仰头看他。然后梦里的场景开始变化,从摩天轮的座位变到了沙发上。
        “小董你裙子拉好,压在屁股底下别走光了,昊然再靠近点,表情……要旖旎的感觉,好,乔白要表现出欲拒还迎来,action!”
        梦里的乔白穿着那条蓝色小花的棉质裙子,靠在徐欢怀里,柔夷抚上他的胸口,轻轻推了下:“你……你别靠这么近。”
        “我……”“噗——”刘昊然还没说话就被董子健的笑声打断。
        “对不起,对不起太好笑了,后期会给我配音吧,我一男的说那个台词太羞耻了。”
        “不会……徐欢说乔白声音性感,你忘了?就是你原音。”导演面无表情,“第二次,action!”
        “你……你别靠那么近呀。”董子健听是自己原音,为了表现出娇羞,还带了个上翘的尾音。
        “我喜欢你,乔白。”徐欢深情地看向乔白。
        “我……”乔白红着脸偏头不看他,身体却更靠近徐欢的胸口。
        徐欢扳过乔白的脸,刘昊然的手被董子健打掉。
        “我要做个心理建设。”董子健心虚地看了眼导演,又看向刘昊然。刘昊然本来挺入戏,觉得这就是徐欢一个梦没什么问题,被他这样一看,突然心头一跳。
        “你做什么狗屁心理建设,你作妖!”导演气得摔了手里的本子,“你和比你大二十岁的陈老师接吻你不做心理建设,你和冯武拍同志题材电影不做心理建设,你到我这儿作什么建设,没地方给你建。”
        “我当时建了你也没看见啊。”张开手挡在刘昊然脸上,“我和他太熟了,我真的觉得特别搞笑,不是故意的。”
         “那你建吧。”导演无奈,过了五秒“建好了没有?”
        刘昊然被他挡着脸也没动,只是眨了眨眼,睫毛快速地刷过他的手心。
      “那儿那么快呢。”
        导演没理他,直接喊着“action!”
        董子健迅速把手放下,做出偏着头害羞的样子。徐欢捧着乔白的脸,离他越来越近,乔白眼睛一动不动睁着,两人越靠越近。董子健和刘昊然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诧,因为剧本到这里就没了,梦醒了,徐欢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乔白,因为这个没有落下的吻。
        什么情况,不是没亲上吗,怎么还不卡?董子健还是没敢眨眼睛。
        不卡是不是要继续演?还是定在这里不动?刘昊然眼底有几分无奈。
        不知道,不管了。董子健在刘昊然鼻尖碰上他脸颊的那一瞬间闭上了眼睛,微微张开了嘴唇。
        刘昊然捧着他的脸朝嘴角亲了下去,目光虔诚而温柔。
        导演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卡——”
        董子健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而是等刘昊然的手从他脸上离开时,才转头看向导演,“没这段吧,不是没亲上吗?”
        “嗯,没有这段。这段不要,我想看看亲上会不会好一点,现在看起来,观众需要一笔留白。”
        董子健感觉导演在针对自己,转向刘昊然翻了个白眼。刘昊然下巴放在他肩头冲导演笑,“你在整他还是整我呀?”
         “谁都不整,我这是为了电影。行了,这条过了,到时候剪掉后面就能用,不用重拍了。”导演站了起来,“把盒饭发一下,休息一会儿,下午去学校里拍,昊然你可以回去了。”
        “拜拜。”董子健朝他挥了挥手,毫不留恋地奔向了盒饭。
        刘昊然啧了下嘴,和剧组其他人打了招呼,走去停车场拿车。以后几天都没他的戏份,乔白拒绝和徐欢见面,徐欢害怕乔白反感自己,没有再提出要求,依然保持着每天几条的短信联系,连微信号都不敢加,他看出了乔白的内向胆小,却没看出他是个喜欢女孩的男人。
        接下来就是小董和梁佳相识相恋的戏份啦,作为一个炮灰男二,刘昊然凄凄然摇了摇头,坐进了驾驶室。
        刚系上安全带,微信消息提示音响了。刘昊然拿起手机一看,导演发来一张图片。点开一看,是他正捧着董子健的脸吻下。光柔柔打在两人的侧脸,董子健的鼻尖处反射出一个小小的圆圆的光点,他闭着眼抬头,颈脖的曲线柔和美好。刘昊然用指尖抚上照片里董子健的眉眼,想了想还是没按下保存。
        “我卖给记者应该能大赚一笔吧。作为补偿我再帮你加场戏,法式的——”导演又发来一条消息。
        吴超和他俩关系都不错,董子健妈妈对他算是有知遇之恩,曾在他默默无名时帮过他不少忙,虽是因着早已看出他不是池中之物,但这份情分吴超也是真的念着的。说卖给记者只是玩笑之语,但刘昊然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别人都看出来了,他那大傻子师哥怎么还像什么也不知道似的。
      揉着太阳穴单手回了条消息:照片别让他看见。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