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对手戏(三)

是双向暗恋来着 不知道写明白了没有。
他俩拍的戏的内容占篇幅有点长,我还是想尽量写清楚点,可能看着有点没意思。
………………
        刘昊然收到导演信息时,刚拍完杂志封面,晚饭都没吃就上了飞机赶回剧组。到剧组时董子健和梁佳正在拍戏。
        乔白将秦萝送至楼下,浅笑地看着她:“你上去吧。”
        秦萝说着“好呀。”脚上却没动静。
        “你……怎么不回?”乔白面上笑容不减,但眼角已不见一丝弧度。他知道秦萝在期望什么,可他办不到。
        “你说我为什么呀!”秦萝黑溜溜的眼珠在眼眶里一转,猛地上前一步,踮脚亲上了乔白的脸颊。乔白惊讶地忘记了退后,直到秦萝转身跑走,他依然屏住呼吸瞪着眼。
        秦萝跑进门洞前,又回头冲乔白笑道:“小白兔你怎么还立在那儿,回魂啦,我走啦。”
        明眸善睐,靥辅承权。乔白却连一个假笑也挤不出来,他指尖掐进手心里,强迫自己转身离开。秦萝见他连看自己一眼也不敢,直接呆呆地转身走了,还以为他是害羞。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脸上笑意更浓,俨然是个已陷入热恋的少女。
        “卡——”
        董子健这才看到刘昊然,“怎么这么快,你不是说下午去上海拍封面吗?”
        “导演催我催得急,这不下一条就是我的戏了吗。”
        “那你快去化妆。”看刘昊然点点头走向化妆间,董子健又追过去,“你吃晚饭了没,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刘昊然闻言搓了搓脸,“脸色不好吗?可能刚在飞机上没睡好,不过我还真没吃,盒饭还有剩的没?”
        董子健有些担心,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好像不是生病了。那你先去化妆,我给你问问。”
        刘昊然握着他手从额头上拿下来,“你判断生没生病就看额头烫不烫啊。”
        董子健冲他傻乐,“不行吗?”
        刘昊然故作嫌弃地看他,“行,你说行就行吧。你也别问了,回去拍戏,吴超瞪我俩好久了。”
        董子健还要说什么,刘昊然的助理已经提着盒饭过来了,刘昊然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回去,自己带着助理去化妆间了。
        董子健啧啧嘴走回拍摄场地,吴超挑眉问他:“师兄弟情叙完啦?这……能有三天没见了,可想死你们了,是吧?”
        “我们每天聊微信呢,不用叙。”语气还有点得意。
        吴超冷笑,“我真搞不懂你们这种正常的师兄情。过去,继续拍。”
        刘昊然化完妆回到片场,董子健正趴在椅子上跟导演聊天,见他出来朝他伸出手,刘昊然走过去顺手把他拉起来,动作自然娴熟。
        “action。”
        乔白听见关门声后,停下了脚步,颓唐地靠在路边的灯柱上,自嘲道:“这时候应该下一场雨。”呆立一阵,叹了口气抬头站直。
        徐欢站在离乔白最近的那根灯柱旁,站姿笔直挺立得像一棵松。天色已暗,但路灯还未亮起,乔白看不见他的脸色,却下意识退了一步。又想起他们本该是彼此的陌生人,那人不知在哪儿站了多久,不管是不愿揭穿他还是没有看出来,从今往后,就不会再有联系了。他手暗暗握成拳,朝徐欢走过去。
        错身而过时,那人抓住了他的手腕,“你叫什么?”
        乔白吓了一跳,使劲挣扎,颤抖着声音问:“关你什么事?”但徐欢箍着他的力道太大,他怎么也挣脱不了。
        “你长得很像我女朋友。”
        乔白更加害怕。这人被他骗了,还是这么恶心的情况,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他拼命想甩开徐欢的手,却怎么也挣脱不了。乔白渐渐有些绝望,不知不觉中就哭了出来,“你想干什么,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我没有想和你再联系了,我没有……没有……”
        徐欢见他哭了,皱眉松开了箍着他的手。乔白被放开后没有再挣扎,却也不敢逃跑,流着泪仰头看向徐欢。
         “你怎么不走?”徐欢垂眼问他。
        “……我不敢。”乔白见他好像不是特别生气的样子,小声地回答了他。
         “呵。”徐欢面无表情地冷笑了一声,“你叫什么?”
        乔白抿着嘴不说话。徐欢似乎料到了他不会告诉自己,没等他回答又说:“那个是你女朋友?”
        乔白依旧抿着嘴,沉默不语。徐欢伸手去抹乔白脸上的眼泪,乔白全身紧绷,甚至开始颤栗。
        “你怕什么,我不告诉她。”徐欢稍微放柔了语气。
        “卡——”导演喊了停,“小董,你情感有些不对。”
        “怎么啦?”董子健接过刘昊然递来的纸巾,将脸上的眼泪鼻涕都擦干净。
        “乔白是喜欢着秦萝的,被徐欢发现后他的反应应该是害怕徐欢会到他公司曝光,怕他告诉秦萝,不是怕他和自己断了联系。应该是完全的畏惧,但在你的表演里,乔白带了点别的渴望。”
        董子健看了眼刘昊然,挠挠鼻子,“我觉得乔白是有点喜欢徐欢的,我上次和昊然讨论过,我们都觉得如果他不喜欢徐欢,不会回他短信。”
        “你们都觉得?”导演目光在刘昊然身上晃了一圈,又看回董子健,“那你们可能想错了故事。在我的剧本里,乔白是因为害怕才穿上的女装,和一部分因为快感而穿女装的异装癖者不同,他不能通过女装获得快乐,只是在麻痹自己,逃避现实。”吴超指了指他们身旁的路灯,“徐欢是他在黑暗里遇到的一颗灯泡,而秦萝是他的太阳。”
       董子健眨了眨眼,“我怎么觉得他也挺喜欢这盏灯的?”
        “你认真看剧本了吗?这故事讲乔白在秦萝的爱和包容中正视童年阴影,积极面对生活的故事。怎么到你那儿就成了个三角恋了?”
        “没啊。”董子健看刘昊然,“我拿到剧本和他讨论来着,我俩都这么看的。”
        刘昊然笑着摇头,“我可没这么说,我理解能力还是不错的。”
        “你不说你就演一个炮灰男二嘛。”
        “可你也没拿女主剧本啊。”刘昊然满脸无辜地看着董子健。
        “我……我穿女装啊,半个女主了吧。”
        梁佳站在摄像机后面听他们说话,听到这儿不答应了,“合着男主女主都你呗,今年影帝影后也都颁给你好不好呀?”
        董子健攀着刘昊然肩膀笑,连连摇手,“算了算了,还是给你。”又对导演道:“那可以改改呀,乔白对徐欢也有感情,但是因为也喜欢着秦萝,而且不敢告诉徐欢,所以徐欢一直不知道。这样乔白之后的成长都带了一丝悲情色彩,我觉得挺美的。”
        “美个屁,先不说你这样弄我们要不要改剧本,你讲的和我想说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事儿。我想秦萝像个战士,一往无前地爱着乔白,不惧怕乔白的犹豫和胆怯,包容他畸形的童年和大多数人认为古怪恶心的生活方式,拽着他从泥沼中一步一步爬出来。”导演拿手指点点董子健,“你想讲一个一个人不知情,一个人不敢说,一个人看不破的破俗套。妥协、自卑和放弃是成长或者是爱情的一部分,但我想讲更纯粹的东西。”
        吴超看董子健表情有些不好,顿了顿又说,“你那个故事也很好,冲突和矛盾是更吸引人的,等你当了导演可以这么拍。但我可能更理想主义吧,你也知道我一些事情,我希望世界更热烈一点。”
        “行吧。”董子健吧唧了一下嘴,“按你说的拍,等等啊,我调整下状态。”
        拍完收工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你开车了没?”刘昊然走过去帮董子健把领子理好。
        “没有。我想吃点儿东西再回去,我们去吃烧烤吧。”
       刘昊然戳了戳董子健的脸,“不是说要减肥?”
        董子健把他手打下去, “十二点后吃东西不长肉的,你不知道吗?”
        “这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经纪人的电话号码。”刘昊然露着虎牙对他笑。
        “昊然,我错了。”毫无骨气可言。
        刘昊然拉开副驾车门,无视躺在后座的助理:“知道错了哈,走吧,今天偷偷带你吃一次。”
         助理被关门声吵醒,慌忙爬起来看见前排的两个人,又看见车窗外飞驰倒退的楼房,赶紧出声:“老板,放我下来吧,我家就在这儿。”
        刘昊然立即开到路边停下,“回家小心点儿。”
        助理连忙开门下去,挥挥手,“老板再见,祝你好运。”
        两人开车走了,董子健琢磨着“祝你好运”是个什么礼貌用语,又在后视镜里看那助理站在路边一直没动,像是在等车的样子,拿肘子怼了怼刘昊然“他家真住那儿吗?”
         “他家住城东啊。”
         “那你把人放下来干嘛,搭一程不行吗,怪不得人还在路边等车呢。”
         刘昊然转头看董子健,发现他正认真地看向自己,拿手揉了揉他脑袋又看向前方,“他就这么一说,委婉表达要下车了,我问那么清楚干嘛,总是他不想和我说的事儿呗。”
        “诶,我发现你比学校那会儿世故挺多啊。”
        “什么世故啊,社交礼仪呗。”
        “你学校那会儿不这样啊,而且你对我也不这样啊,你怎么老爱问我‘今天去哪儿’,‘明天去哪儿’的?”
        “你是我师哥嘛。”
        “师哥怎么了?”
        “朋友之间总要真诚点。”刘昊然停在一家烧烤店门口,“到了,下车吧。”
        董子健还想说什么,刘昊然已经推开门走出去了,他眨了眨眼,打开门跟了出去。
        两人进了包厢坐下,董子健把菜单推给刘昊然,“你点。”又四周望了望,老板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在白色的墙面上画着恶搞名画的涂鸦,挂了几张黑胶唱片样子的装饰品,“吃个烧烤环境还挺好,放着音乐,还有包厢。大明星怕被认出来啊?”
        “认出来倒没什么,主要怕影响我俩二人世界。”刘昊然勾了几个菜,“还按老规矩点的,你今天能吃吧?”
         “能吃啊。”董子健喊服务员收走了菜单,“我又没什么一个月那几天的,什么叫‘今天能吃吧’?”
        刘昊然看着他,“我看吴超和你说了戏之后你就不太开心。”
        董子健挥手,“那儿有,我老和他吵这些,就交流一下看法,总这样,我习惯了,没什么不开心的。”
         刘昊然扯扯嘴角,“是我不够了解你吗?”
        董子健张了张口,看着刘昊然的眼睛,拿手拖着腮,想了想说:“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和原来不太一样了,和在学校那会儿。我原来多牛啊,什么都敢想的,说‘明天中戏以我为荣’,说‘我要拍个片儿,别人一看就知道是董子健导的’,结果混了这么多年,有点儿功成名就的味道了,有些事儿又不敢做,不敢说了。”
        刘昊然也认真地看着他,平常带着笑意的脸有点过于严肃,“什么事儿啊。”
      董子健舌头在嘴里抵着牙根舔了一圈,“没什么,就觉得现在没以前那么意气风发,心有点老了。”
        “你一直挺好的,现在也很好。”
          “是吗。”董子健笑得有点傻,“那行吧,我师弟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是挺好的。”
        这时服务员端上了他们点的一大堆串儿。
        “这么快。”董子健拿起一根烤腰子大口咬上,“味道还可以呀,你快吃啊。”
        刘昊然把他袖子往后挽了一圈,也拿起一串吃起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烧烤店的音乐声就异常清晰。
      
         You float like a feather,

         in a beautiful world

         I wish I was special,

        you're so fuckin' special.

        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

        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

————————————
想推荐这首歌,《creep》 Radiohead的 歌很好听,曾经一段时间单曲循环23333
还有个翻唱的版本,被推荐之后也觉得不错 ,那个歌手叫Daniela Andrade ,嗓音非常舒服 。
给各位一个么么哒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