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骨科赛高←黑白

        鬼使黑在一次斗鸡胜利之后,看了一眼在地上认真捡团子的鬼使白,暗搓搓地找到靠在鲤鱼旗上撕枫叶玩的鬼女红叶,递出一套六星破势四件套。
        红叶抬头瞟了一眼,“鬼使大人,现在斗鸡也能掉御魂了?”
        鬼使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将本就凌乱的短发揉的立了起来,“不是,这一套都是我的,现在给你。”
红叶看了眼远处的鬼使白,冷着脸,“不懂。”
        “咳咳,就是,你能不能和大人说说,以后你也上场打斗鸡。”
        “有你和白狼姐姐,我为什么要上场?”
        “这个……大人不知为何,最近总是让白上场,他每场都要放很多团子,没爆掉的又舍不得,结束后还要一个一个捡回来。我……我怕他累。”
        红叶翻了个比她脸还白的白眼,“放个团子累死他喔。不想让鬼使白上场,那你去找阎魔大人啊,找我有什么用。”
        鬼使黑摇头“找她?我可不敢累着她了,判官会拿笔戳死我的。”
        红叶猛得抬手,将手里一大把红叶甩在鬼使黑脸上,转身就走,“我不累,就我没人关心是不是,秀什么恩爱,去死吧你!”
        鬼使黑无奈地眨眨眼,“大人死活抽不到酒吞怪我咯。”
        放走了红叶,鬼使黑只好转移目标,去找姑姑。
姑姑苦笑“你以为我不想上场么,现在针女触发几率又小,又被地藏克着,大人都让我在结界奶孩子了,我有什么办法。”
        鬼使黑一想也对,只得安慰了姑姑几句,说再想别的办法。离开后想来想去,也真是没什么好人选了。
鬼使黑带着心事工作,自然没瞒过鬼使白。
        白问道:“打完斗鸡就心不在焉了,怎么了,受伤了么。”
        黑无精打采地笑了笑,“我怎么会受伤,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强,有点难过吧。”
        白点点头不再说话,继续手上的工作。
        黑忧伤了一小会儿,发现白竟然不再注意自己,也没有半点安慰自己的意思,又将脸凑到白眼前:“我难过你不安慰我么。”
        白眼也不抬,敷衍地说了声“别难过了。”
        黑不满的用脸蹭着白搭在脸侧的白发,闷闷地耍着无赖:“好想你安慰我啊,太难过了,难过死了,难过得工作不了啊。”
        白姿势不变,只反手在他头上揉了“嗯,不难过啊。所以你不是合格的鬼使,我也才会不放心。”
        闻言,赖在白身上的鬼使黑突然直起来身子,“我会很快让你放心,然后你就能很快离开这里了。”他握紧手中的黑镰,“我会变强,会永远保护你,让你能快乐,你的愿望,我都会帮你实现的。”说完正准备向外走去,突然感觉腰被环住,温热的身躯贴在背上,呼吸打在耳廓。
        “可是我的心在你那里,怎么放心离开啊。”
         黑身躯猛得一震:“白……你……你想起来了么。”
        “呵呵,还是没有啊,但是总觉得只要不离开你,想起来或不想起来,也没那么重要。”
        黑嘴角弯起,顺着耳边的气息慢慢转头,离白柔软的唇只差一丝距离,他似乎能感觉到白轻轻颤抖的睫毛扇出的微小气流,“为什么……今天要告诉我这些呢。”
        “因为想让你知道,你已经很强了,所以大人才会放心让我上场摆团子玩,你可以保护好我,不需要难过。”
        黑将白的腰紧紧箍住,细细嗅着他的白发,鼻尖在白的脸颊时时点过,逗弄得白因为痒而微微扭头。
        “真的?”
        白腰身向后弯,与黑稍微离开了一些,轻捧住黑的凑向自己的脸,“是的,我也想和你并肩作战呢,只有你能让我快乐呢,哥……嗯……哥哥。”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