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你好,你是我弟弟(四)

【现代】【骨科兄弟】【ooc】
【BOSS最近有点不对劲你们发觉了么】
孟牙牙能跑世界第一  楼主        1L
    今天我去送文件,看见老大两眼发光的盯着电脑。我喊了他两声他才听到,而且像被吓了一跳的样子,好有点惊慌地关了当前页面。话说BOSS是不是在看小黄片?
马达马达喵                           2L
    你家BOSS会看小黄片……不敢相信。月总监是禁欲系的吧。
奴家这厢有礼了 3L
    月总监是温柔男神啊!不会看小黄片的,我敢发四……但是欲火焚身的月总监也好诱人喔!(*/ω\*)
山兔兔才是世界第一   4L
    楼上两位一看就不了解老大,作为在老大手下工作过两年的优秀员工,我可以负责任的讲,老大不是禁欲系,他会逛酒吧的,是那种风情万种小妖精!还有,眯眯眼都是怪物!
桃花朵朵开    5L
    天啊,不会在酒吧胡乱勾搭小姑娘吧!幻灭啊!!!
蒲公英叮叮叮 6L
    别说!不可能!我不信!
樱       7L
    我的温柔贴心男神啊!心碎!!!!
……
孟牙牙能跑世界第一    楼主    86L
    不要听兔兔胡说八道,她还说白老大和黑总监是一对呢……话说你们不要歪楼啊,真的没人觉得白老大最近有点不对劲么,我们部门的人都瞎了么!
是络新妇不是天妇罗 87L
    卧槽,终于也有人觉得他们是一对了么!温柔腹黑攻x粘人健气受!好萌啊!
我是锦鲤转发我   88L
    楼上逆我cp!我站黑白。
天天都是下雨天   89L
    黑白+1
小生突突突          90L
    虽然不懂你们在讲什么,但像是被什么邪恶势力侵占了……同情月总监,突然很想看看知道你们讨论内容的月总监还能不能保持围笑。
孟牙牙能跑世界第一  楼主  91L
    谁把这件事告诉老大我死给他看!!你们这群不靠谱的人啊,一点也不关心老大╭(╯^╰)╮
……
在下一拳超人  105L
    黑白+233333
    
茨木放下手机,看着趴在吧台上的月白,“你已经饥渴到在办公室看片了?”
月白抬起头,“胡说什么,我只是在网上看了看如何……如何测试出那个人对你的感情。”
茨木一脸嘲讽,“谈恋爱的初中小女生才会信这些吧,所以结果如何?”
“我和他说我在酒吧玩,他也不问我和谁一起,只是喊我早点休息。我和别的女人举止亲密他也从不表现出不高兴,还问我是不是要交女朋友了。”
“那你和他摊牌吧,说你不想陪他玩哥哥弟弟的游戏了,你想做他男朋友。”茨木继续刷着论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月白无言以对。并不是没有想过和黑羽说清楚,但这种情况甚至比看上自己的直男好友还要过分。黑羽一直当自己是弟弟,话说开了以后,两人要怎么相处呢。按照黑羽的性格肯定不会疏远自己,还是会像以前一样照顾自己的吧。可两人真的还能像现在这样相处么。舍不得他的温柔啊……
“那你下药吧。”茨木漫不经心地说道。
“什么!”月白惊了。
“没有什么是睡一次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睡两次。”
“你就是这么让酒吞放下红叶的?”
“bingo!”茨木笑得一脸得意。
“我真是……”不得不说,月白有点动心了,“那……那你们第一次以后,他没躲着你吗?”
“我让他白睡,他还躲我,讲不讲道理?”茨木朝月白眨眨眼睛,“不过我本来就不在乎他怎么看我,他那时心里只有红叶,再看不见其他人。要能躲我说明眼里有我了,我还高兴呢。”
月白知道那时茨木是怎么一意孤行追在酒吞身后的,也知道他看起来满不在乎的脸下藏着的深情。
“不过你们情况不一样,酒吞不会和我睡一次就被我拴住,所以我做起来毫无罪恶感,你家那位……东西给你,下不下看你咯。”茨木从兜里掏出一小包包装精致可爱的白色小颗粒塞给月白。
“变态,这种药随身带着,还包这么好看。”月白嘴上这样说着,还是收下了,“先回去了。”
“啧啧,急不可耐啊。”茨木暗搓搓地笑,“你不想知道我从哪里得到你上班看小黄片的消息么?”
月白转过头,茨木的手机摆在他眼前。这群人,非常好。
在下一拳超人  106L
    孟牙牙星期一上班到我办公室,我是你BOSS。不来后    果你自己猜喔wink
蒲公英叮叮叮 107L
    什么情况!楼上月总监!?是不是真的!@孟牙牙能跑世界第一
是络新妇不是天妇罗 108L
    月美人同屏合影。@孟牙牙能跑世界第一 你已经死了。
我是锦鲤转发我 109L
    财务部发来贺电!
……
孟牙牙能跑世界第一 楼主 233L
    魂淡!谁卖我!!老大我错了嘤嘤嘤嘤!

月白握着茨木给的那包药,另一只手揉着团子的肚皮。
“吃面你还要喝红酒吗?”黑羽在厨房帮月白弄宵夜,“放豌豆尖还是青菜?”
“豌豆尖。”月白心不在焉地回答,心中犹豫不决,强迫黑羽和自己发生关系也太卑鄙了吧,可是如果不找到一个突破点的话,自己就做他弟弟一辈子吗,要看着黑羽找到喜欢的女孩然后交往结婚吗?
“黑羽,你怎么不找女朋友。”月白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有你就够了啊。”
一直都是这样啊,毫无意识地说着情话,又只保持在兄弟的距离。
算了,等下次气氛好的时候再说清楚吧,也许可以等七夕节的时候。月白终于做出了决定,没注意手上的力道,团子被揉疼了,喵了一声从他腿上蹿出去。月白连忙追在他后面。
黑羽正好端着面从厨房出来,“你怎么他了?”
月白终于在床下将团子抓出来,黑羽面已经吃掉一小半了。把团子在沙发上放好,月白突然想起自己那包药在抓团子时顺手放沙发上了,而现在沙发上什么么没有。
不会吧……“黑羽,你刚刚是不是把我放沙发上的东西吃了?”
“对啊,你不会告诉我那不是吃的吧,我看它上面写着‘sweet candy’啊”黑羽一脸惊恐地看着月白。
“可以吃……”月白无力再说别的了,“你感觉怎么样?”
“好像没什么味道,可能有点甜?我喝了口酒没仔细尝。”黑羽指指面碗,“吃呀。”
“喔。”月白魂不守舍地吃了两口,就全将面赶给黑羽吃了。他一直盯着黑羽,发现黑羽的脸一点一点变红,额头也冒出细汗来。
“你感觉怎么样?”看黑羽吃完面开始收碗,月白连忙问。
“什么怎么样,我有点热。”黑羽莫名其妙。
“那你先去洗澡吧,我来洗碗。”
难得月白想洗一次碗,黑羽也不和他抢,放下碗走进主卧的浴室里。
月白快速地洗完碗,冲进另一间浴室仔细地洗了个澡,刻意将睡衣穿得十分松垮。月白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因为浴室的热水熏得眼尾有些发红,红色的眸子映衬得皮肤更为白皙,雪白的头发随意地散在黑色的缎面睡衣上,胸前的红点隐约从衣服开口中露出。
还可以的吧……
走进房间黑羽已经半躺在床上看平板了,若不是他脸颊红得惊人,眼神略有些迷离,根本看不出与平常有什么不同。他太平静了,月白反而觉得吃了药的是他自己。
月白直接走上床,抽走黑羽手上的平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黑羽吓了一跳,“白你……”
月白不等他说完,单手圈上他的后颈,拉向自己,另一只手从抚摸着颈脖慢慢滑到锁骨,再滑至胸前。
月白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一口黑羽的嘴角,又抬眼与他对视,再舔一下他的嘴角,又用那红宝石一般的眼睛看着他。直到黑羽轻叹了一口气后,抬手环住月白的腰,用舌头勾住月白在他嘴角作怪的舌头,狠狠吻住他。
月白微微偏过头脱离黑羽的吻,张着嘴小口小口地喘着气。黑羽从他的唇角吻至脸颊,再沿着修长的脖子一路向下,吻至颈窝处时,月白抑制不住在黑羽耳边发出小声地呻吟。
“嗯……痒。”
黑羽猛然翻身将月白压在身下,将雪白的乱发别在月白耳后,温柔地摸摸他紧闭着地眼睛,“不许喊疼。”

急于开车的我要爆肝了⊙▽⊙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