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求仁得仁(二)

【狗崽】
前情:http://求仁得仁(一)

————————————————————————

大天狗在做一个梦,好像梦了很久却梦不完的梦。

晴明带着所有的下属与那个人对垒,他原以为晴明会杀死那个人,接手那个人的势力,建立一个新的秩序,但晴明只是想占有那个人,为了自己隐秘又龌蹉的私欲,晴明要牺牲他们所有人。那些对他的承诺,只不过是引诱他卖命的伎俩。

但大天狗没有离开,在晴明节节败退,几乎丧命那个人手中时他还是拼命将晴明救了出来。

追求的新的秩序破灭了,强大而至高无上的力量也只是假象……真是一场噩梦

大天狗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他能听到一个呼吸声,离他很近很近,甚至能感受到温热的体温。但他动弹不了,除了受伤本就严重以外,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四肢被捆在了床上,眼睛也被蒙上了。什么人?

旁边的人似乎已经发现他醒了,冰凉的指尖突然落在他脸颊上,顺着轮廓慢慢下滑,从下巴到喉结,又伸进被中,从肋骨到肚脐,最后停在小腹上打转。

那一条被指尖点出的线像是在被温暖的热气包裹的身体上划了一刀,冷气从那条线慢慢四散向全身各处。

大天狗被冷得皱了下眉,心里却有种熟悉的感觉。是他喜欢玩的把戏……

“妖狐。”

在他小腹晃动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上方一声轻笑后,手指滑入内裤的边缘,继续向下。

是他……他怎么会在自己身边?这又是哪里?

“放开我。”大天狗语气里没有一丝起伏,丝毫没有要害被人握住抚慰的样子。

“认出我来了?”妖狐拿掉了蒙住他眼睛的布条,狡猾地笑着看他,“休想,你是我从河里捞起来的,被我捡着了,就是我的了。”

大天狗不为所动,目光平静地看回去“先放了我。”

妖狐早就习惯了大天狗的冷漠,手上更加卖力,待那物完全苏醒后,他舔着舔嘴角看向大天狗仍没有表情的脸。

大天狗知道妖狐接下来会干什么,他也知道妖狐就是喜欢看自己表情变化的那个瞬间。尽管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也不曾有过软声轻语的交谈或是温柔缱绻的缠绵。

“伤没好”大天狗的语气里终于透出点无奈,他垂下原本看向妖狐的眼睛。

妖狐没忍住地附身亲上了大天狗的眼睛,收回手,言语之中透着愉悦,“那等伤好了呢?”

大天狗当然知道他说的什么,但他没有朝那个方向接话,“等伤好了我去X市。”

妖狐脸立刻冷了下来,“还回去干什么,晴明自己都逃了,你还上赶子的给别人卖命。”

大天狗没有说话,闭上眼睛。

妖狐冷笑一声,手掌一翻,一柄匕首露了出来。

大天狗听出了匕首刃尖划破空气的声音,但仍没有睁开眼睛。几道银光闪过,绑住他四肢的力量消失了。妖狐将一套衣服扔在他脸上,匕首插入离他太阳穴几厘米处的床面,“你自己不惜命,那现在就滚回去。”说完转身便走。

大天狗转头看着妖狐怒气冲冲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在视野里。

———————————————————
大天狗没有再接任务,也没有去X市。他拖着浑身的伤四处颠簸,到S市的时候实在撑不住了,找了家私人诊所看伤。诊所其中一名医生桃花的朋友是斜对面宠物店的医生,大天狗看伤期间帮过她一次忙,忽然起了长期在宠物店工作的念头。

大天狗很少一时兴起。

“自从你来以后,生意好了很多。”樱花送走一位挑选宠物的客人,温柔地摸着没有被带走的小狗的脑袋。

大天狗点点头。

桃花是来找樱花玩儿的。和他相处一个月也习惯了他不怎么说话的性格,主动笑着和他打趣,“我猜是因为一个面无表情的大男人温柔地照顾小动物的画面太萌了。你知道吗,女孩子对小心翼翼地保护弱小的强大男人最没有抵抗力了。”

保护弱小?大天狗脑中闪过一张张或茫然或惊恐的濒死的脸。垂下眼没有说话。

晚上回到房间,大天狗抬起床垫,将齐整摆放着的一排枪和匕首摸了个遍。又将床垫放回原位。他过惯了不安定的生活,还以为握着枪或匕首的他才是他。

洗完澡踏出浴室时他愣了一下,又走进厨房倒了杯水放在桌上,“喝吗?”

妖狐从书架后走出来,“不喝白水,有酒吗?”

“没有。”大天狗走向卧室,妖狐跟在他身后。

妖狐环视了一遍他的房间,坐在床头柜上,“不问我什么时候来的?”

大天狗坐在电脑椅上只是看他。妖狐心里不高兴,起身两步走到他身前,跨坐在他身上,“我来了几天了,就净看你勾引小姑娘,也没发现我。”

妖狐坐在大天狗膝头,比大天狗还高出一节来,大天狗却没有抬头看他。他见不得大天狗不说话冷着脸的样子,觉得生气,又想逗他。

妖狐低下头去舔他的嘴角,大天狗没动,他一向都是不动的,他像堵墙一样面对妖狐的挑逗。妖狐自顾自地舔了一会儿,气就消了,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没骨气。他手环住大天狗的肩,腰塌成一道凹陷的弧形,用鼻尖轻蹭着面前人的脸侧。

“我看你在宠物店工作,你要不做杀手了,不如……”

妖狐还没说完,大天狗打断道:“你陪我到其他地方开个宠物店吧。”

“什么?”妖狐直起腰来,眼睛里却泛着光似的盯着大天狗。

“我原来……我不想再杀人了,不如就此收手,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大天狗伸手环住妖狐的腰。

这是大天狗第一次揽他,妖狐腰立时就软了,没坐稳地往前倒,赶紧用手撑住大天狗身后的椅背,歪头看他,艳红的眼角向上挑着,“不想杀人了,哼,是谁当初说在黑暗里破出光明的,现在晴明实现不了你的宏图大志,你想起我了。”

大天狗手还放在他腰上,但嘴抿得紧紧的,妖狐又怕他反悔了,软软地侧头去舔他的颈侧,故意发出舒服的鼻音勾他,“什么年代了还以杀止杀。开什么宠物店,我想开花店。”

大天狗皱着眉头没说话,妖狐以为他真生气了,其实大天狗这样的心性放在动乱年代必是以血荐轩辕的志士,但他中二病爆棚错了年代,又跟错了人了。妖狐是懂他的,但说了必然会伤到他,只有蹭着他的脸撒娇,在他耳边轻轻催问“行不行?”

大天狗大手顺着背轻抚,点头道:“好。”

妖狐只觉得背上抚着他的那只手像是一个滚烫的烙铁,被碰过的地方,炽热从背上渗入皮肤骨髓一直烫到心里去,烫得整颗心都快跳不动了。他扭着身子逃离那股烫,张嘴贴着大天狗的耳根喘,嗲声嗲气地埋怨“是不是我不找你你就一辈子不会见我了。”

大天狗没有回答,带着椅子转身,将妖狐抵在电脑桌上揉。

妖狐半睁着迷离的眼睛,“抵着疼啊,去床上。”心里想着终于得到这个人了,自己追着求来的也好啊,终于是自己的了。





今天抽到般若大美腿了!!想要放弃阴阳师的我终于又燃起了希望……我还能肝!!!只要给我吃般若美腿的粮  
大天狗这个设定只稍微和原游戏沾边了,主要是看了狗子传记我很痛心突然就想到 We work in the dark to serve the light. 狗子也是有追求的中二病啊!!!
最后希望勤奋产粮的我能激励二突子早日带个男朋友给我 给你们买新衣服吼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