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求仁得仁(三)

    【狗崽】【ooc】

http://前篇:求仁得仁(一)地址

    妖狐纯粹是蹬鼻子上脸型。自从与大天狗有过一次亲热后,他觉得自己已经牢牢抓住这个人了,就没有一天不在作妖。
   
    本来说是开个花店,到了D市找好房子以后又说想开咖啡厅了。其实大天狗觉得都无所谓,凭妖狐不笑就三分魅色,一笑等同人型春*药的脸蛋和功力,只要出去盼头露面,开什么店都会有一大堆人只是冲着看他去的。
   
    妖狐听了还趴他肩上咬着他耳朵笑,“那开咖啡厅正好,提供个优良环境,让他们能坐下来慢慢看。”
   
    大天狗冷着脸不想搭理他,他非问大天狗吃没吃醋。
   
    大天狗从前看他当着自己面和别的男人睡都没什么反应的,虽然这个别的男人最后都会是个死人。
   
    妖狐明明知道,可他就是想问。大天狗对谁都冷冷的,只有他对自己不一样的时候,妖狐才确定这个人真的是他的了。所以他经常变着法儿的惹大天狗,像小男孩儿揪心仪的小女孩儿辫子似的。
   
    咖啡店里,妖狐在后面做东西,大天狗站在前台收钱点单。大天狗出去送完一盘熔岩蛋糕后,妖狐从后面搂着他的腰,脑袋搁在脸上,故意朝他脸上吹气,“送个东西这么慢,怎么没把等餐牌拿回来?”

    咖啡店的等餐牌是穿着不同样式衣服的毛绒兔子。有些女孩儿看着新奇会拿着兔子照像,甚至还有些热情大胆的女孩子会请大天狗和她们一起自拍。自拍大天狗是拒绝的,但是客人少的时候,一般会让她们多拿着玩一会儿。
   
    “摸来摸去脏了你去洗。”妖狐其实从来不洗,家里家务全是大天狗做,他一般在厨房倒腾新的甜点饮品一类,说自己不仅负责了赚钱养家还貌美如花,家务必定应该大天狗做。
   
    大天狗拍拍他靠在肩头的脑袋,“你昨天不是没睡好,现在客人少,你去眯会儿吧,有事我会叫你。”
   
妖狐抬起膝盖蹭大天狗的腿,歪头看他,“要你陪我。”

大天狗催他,“一会儿客人多了你就睡不了了。”妖狐这才不闹腾乖乖走向休息处。

妖狐昨天晚上捣腾一个新的菜品,一个人在厨房弄到很晚,大天狗本来今天不想营业的,他非不肯。结果刚刚把甜品递给大天狗时打了个小哈欠被看到了。妖狐盖上被子就睡了过去。

  “妖狐,你怎么又睡到现在。”一个扎着长长高马尾的小女孩,拿手里巨大的蒲公英怼在妖狐脸上。

妖狐当即醒了,脑子有点蒙,“你是谁啊,我在哪里,大天狗呢。”自己身下软软的席梦思床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放在木地板上的略硬的榻榻米。

“狗子去打斗鸡了,你要不要去看,还没打完。”少女摇摇手里的蒲公英。

“打谁?”妖狐满脑子疑惑,小妹妹你谁,你凭什么叫我家大天狗狗子,好大的胆啊你,“那个,我们一起去找他可以么?”总之,先找到人再说吧。

“当然可以。”小女孩笑笑,“你快点起来,看完我们正好去吃饭。”

妖狐手撑着床准备站起来,突然觉得压到什么软软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条毛绒绒的……尾巴?

什么尾巴,哪里来的大尾巴!?

妖狐掀开被子转头像自己屁股后面看去。

我怎么会有尾巴!

他呆滞地抬手摸向头顶……一对毛绒绒的耳朵,耳朵间上的毛微微炸起。

“怎么了,快走啊。”少女皱眉看着妖狐一系列怪异的起床东西,转头朝门口走去。

一路上边走边四处张扬,绕是妖狐心里素质再好,也是心惊胆战了。坐在灯上漂移的深v领性感美女,骑着移动花园癞蛤蟆飙车的loli装兔子,背着小洋房的哈士奇……当然,忽略这些生物,他还可以骗自己是大天狗给他穿了情趣装,趁他睡觉把他打包到了日本。

到底怎么回事啊……快点让我见到大天狗吧。

“啊。到了,狗子加油啊!卷飞他们!”忽然蹦起的少女打断了妖狐的神游。

妖狐双眼呆滞地抬头,天空中飞着一个黑金翅膀的人,那人像是有所感应似的往他这边望来,狰狞丑陋的面具挡住了整张脸,但那……

是我的大天狗吧。是我的大天狗吧。是我的大天狗吧。

“哇呜,我们又赢了,太好了。大天狗大人太帅了,一翅膀清走一半,鬼黑大人完美补刀!太好咯,可以吃饭了!”少女语速超快地说着话,扔下还呆着的妖狐跑走了。

飞在天上的人扇着翅膀缓缓落在他面前,金色翅尖在空气里划下一道温暖的弧线,伸手在他头顶的软白毛上挠了挠,声音还是一贯的清冷,“今天总算是起了。”

“我怎么觉得我还在梦里……”妖狐伸手去摘面具。

大天狗握住他的手,“回家再摘。”

“喔喔。”妖狐就那么楞楞的看着大天狗从面具上仅漏出的一双眼睛。

大天狗伸手搂住他扇动翅膀飞了起来,用宽大的袖子包住他,免得吹风。

妖狐直到现在还觉得脑袋一片混乱,骤然陷入一片黑暗,但听着有规律的心跳和被温暖的气息包裹,意外地令他心安和昏昏欲睡。

“这么大了睡觉还蒙被子里。”大天狗轻柔地将盖过头顶的被子拉下来,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

妖狐觉得眼前突然光亮了起来,睁开眼就对上大天狗温柔的目光。

“啊?”妖狐从床上弹起,在头上屁股上一顿摸,“你翅膀呢,啊,我耳朵呢,我尾巴呢?”

大天狗歪着头坐在椅子上看他,对他一觉醒来就这么大动静习惯了,但听到“翅膀”、“耳朵”、“尾巴”这几个字眼时,眉毛微微挑了下,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来。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