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百年一言(一)

    【般若】【一目连】  一个鱼唇的故事

   晴明牵着一个漂亮少年的手回来了,没有像以往一样给新来的式神办个欢迎会,悄无声息地喊纸片精给他收拾了房间。
   
    “这很可疑你们知道么”神乐神情严肃地握紧拳头,“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脸嫩得能掐出水来,被他悄悄安排进了院子里,还给那个孩子穿短到大腿的衣服,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晴明大人在金屋藏娇。”妖狐将打开的扇子遮住自己的下半张脸,露出的眼睛暧昧地眨了眨。
   
    “不会的,晴明大人他不是这样的人”红叶瞪了一眼妖狐。
   
    萤草山兔等小女孩都露出担忧地神色来。
   
    “又在瞎说。”大天狗将妖狐扯到怀里,用翅膀遮住他的脸,有点无奈。
   
    “他敢!”源博雅越听脸色越难看,忍不住狠拍桌子,“他完了。”
   
    八百比丘尼笑着安抚他,“你老是冲动,什么事没搞清楚就要开打,你好歹先问问他,看他怎么说。”
   
    神乐看源博雅一点火就炸的样子,吐了下舌头,连忙澄清自己,“哥,你要是去找晴明可别告诉他这是我告诉你的。”
   
    “找我什么?”晴明在门外听见神乐和源博雅在屋子里说话,推门进来,骤然看见这一大屋子的式神挤在一起,惊了一惊,“你们一大群人在讨论什么,我刚还奇怪今天院子里怎么这样安静。”
   
    “你新带了个孩子回来?”源博雅按住脾气,冷着脸问。

    “对。”晴明看源博雅脸色不善,有看见神乐飘忽不定的眼神,明白是小丫头又乱说什么了,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源博雅的手,有些为难地解释,“是在说般若的事情吧。本来是应该介绍你们认识的,但是他说不想认识其他式神,可能是……有点怕生。”
   
    “不是说是很可爱的小男孩么,和我们多说说话就不怕了。”山兔歪着脑袋说道。
   
    “我还不太了解他,但我猜想这和他原来交过的一个朋友有关,总之他不爱和人接触。”晴明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先把他放结界里慢慢养着吧。一会儿是你带他们打御魂还是我去?”
    
   源博雅对他的解释并不满意,冷着脸不说话。

    晴明无奈地看向八百比丘尼和神乐。
   
    八百比丘尼撑着下巴笑着看凤凰火不理他,神乐撇撇嘴,不情愿道:“那我去吧,狐崽大天狗和我一起。都散了去吃饭,吃完打架去。”

    般若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看见一堆式神吵吵闹闹地从源博雅的房间出来,山兔骑着蛙在式神群里故意横冲直撞引得桃花和孟婆追着她,要扯她辫子。鬼使黑嘴里说着“死兔子吵死了。”,伸手帮鬼使白捂住耳朵,嘴角却是上扬着的。那个把他带到这里的男人,安培晴明,正扯着源博雅的头发尖,源博雅转头瞪他,他笑得却越发好看,这样的笑,和那天他对自己说“以后这就是你家”时的笑不一样。
   
    般若看着他们发呆,回神时却感觉到四周空气暖和了不少,这才发现有一团风不知什么时候将他包裹住了。他四处看去,庭院南面的树下,有个粉红色头发的人正看着他。
   
     也不知道他看了多久了。般若转身走回房间,将门关上。
————————————
    “还住得习惯吗?”晴明拿给般若一件墨色外袍,“给你做了新衣服,看看喜欢吗?”
   
    般若接过衣服,挤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这里很好,谢谢大人。”
   
    如果不是晴明知道般若是怎样的恶鬼,这种甜蜜可爱的微笑,会让他以为般若是真的喜欢他。晴明想到他的过去,又有些心疼,摸摸他地头发道:“如果你不信任人类,可以和这里的式神交朋友,他们都很有趣。”
   
    般若撒娇般用发顶蹭了蹭晴明的掌心,“好的大人。我没有不信任人类,我觉得他们也很有趣。”
   
    晴明轻轻叹了口气,收回摸着般若柔软头发的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我,那我先回去了。”
   
    般若再次露出可爱的微笑,恭敬地说道:“大人慢走。”
   
    晴明走后,般若面无表情地将新外袍扔进柜子里。他真是看上去就很温柔的男人,如果不是见过他真正的笑容,都可能会忘记,他只是把自己看管起来,免得自己再去害人的阴阳师而已。

    人类,真虚伪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