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我们的omega都是心狠手辣的小宝贝(一)

[昊健]顺带[山凯]
是前几天最后那个捏蛋大赛的梗,本来准备一发完的,我废话太多可能分两篇吧,我发四我一定写完!
人物可能ooc abo设定 好多都是我瞎编的 而且曾经恨透superlover开假车的我,也开了趟假车哭唧唧。
……………………
宇宙历 三零四七年 五月
        水濯星发动征战,战争持续半年有余,及至水濯星主力部队班师回朝,已有三十多个星球与之签订了和平条约。

       水濯星的各大媒体平台上循环播放着他们的帝王和将军从星舰上缓缓走下,向着镜头挥手微笑的场景。此次征战不仅解决了周边星际海盗肆虐的问题,还收获了丰富的战利品和前所未有的霸主地位。水濯星人顿时各个以母星为荣,到别的星球旅游也倍儿有面子。
        在光脑网络的某个虚拟社区中,发生着一场激烈的讨论。
        “他们下来的时候陛下扶了将军一把!”
        “对啊,将军还回头冲陛下笑了一下呢,咱们将军笑得多温柔啊。”
        “……受不了你们这群无知群众,光舔颜还不够,非说别人是一对,过分了吧。”
        “可是他俩看起来确实关系非常好啊,而且也从来没听说过他们有交往对象,共同杀敌的生死之交,听起来就非常带感啊!”
        “虽然没有公开的交往对象,可是我听到有传言说陛下喜欢alpha,还因为这个和家里闹过矛盾。”
        “天哪,我就说吧,肯定是因为将军。”
        “我反正站陛下x将军,我们陛下虽然看起来笑得明朗又温柔,但你们看过他独身一人开着二型星舰对战一个编制的凯特尔军那场战役的视频吗,杀气毕现,又帅又狠!”
        “不,我站将军x陛下,君为下的设定才带感啊,我们英明神武的陛下被压在床上的样子,啊,光是想想幻肢都要硬了。”
        “欧,我上次看到一篇大大写的文,讲将军把陛下囚禁起来,把他改造成omega。看得我想犯罪。”
        “咦,这种事是犯法的吧,那位大大小心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营养液。”

        “在看什么笑得这么开心,住得还习惯么?”刘昊然一推门就看见董子健躺在按摩椅上玩着光脑,笑得脸上褶子都出来了。
        董子健将背抬起15度又躺回靠背上算是打过招呼,手在空中一挥,将正在看的内容显示给刘昊然看,“他们说你和张一山是一对,还说想看你变omega被压,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刘昊然一边眉毛挑了一下,将董子健抱起来,自己躺在按摩椅上,再把董子健放在自己腿上,略弯着腰将下巴放在他肩头,伸手环住腰,“那我明天宣布要和你举行婚礼,这样就没人误会了。”
        董子健反手给了他一肘子,“瞎说什么,我是你们的俘虏,你军队里的人都知道的,你说要嫁给一个俘虏,让他们怎么看,你这王想不想当了?”
        刘昊然在听到“嫁”这个字时好笑地眨了眨眼,“你不是战败俘虏,你是我师哥,水濯皇家军事学院的优秀毕业生。”
        董子健和刘昊然是在学校认识的,表彰优秀学生干部大会时见过面,都知道对方,后来在思维逻辑训练社团又一起玩过几把狼人杀,一起吃过几顿饭,老呆在一起就熟了。刘昊然起初也对他师哥没什么除朋友之外的感情。直到有天他下课去找董子健时,董子健正用异常严肃的表情看着光脑。他问董子健在看什么,董子健把光脑内容显示给他看,他看到两具激烈交缠在一起的身体。
        刘昊然吓了一大跳,虽然他知道这个年纪看这种视频也不算过分,但怎么也想不到董子健会看,还能看得那么认真。受到惊吓的同时更多的是怒火,但他脑子很乱,一时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尽力压下那股无名火,开口时仍是有股咬牙切齿的意味:“你看这个干什么?”
        董子健觉得他的反应非常奇怪,歪着脑袋研究了他一会儿,带着点揶揄的口气:“你不会从来没看过这种东西吧?”
        刘昊然敷衍地挥了挥手,极力掩盖自己的失态,“我当然……你……你看那么认真我还以为是什么专业课视频,结果是这玩意儿,吓了我一跳。”
        董子健关了光脑,拉他走出房间,“就是专业课视频,我打算毕业以后去研究所工作,研究信息素抑制及转换方向。这个视频是讲alpha和omega结合时几种标记行为对双方血液中信息素峰值产生的影响。今天中午吃什么,我还想吃你上次给我炸的那个鱼,行吗?”
        一个军事学院的优秀学生要转读什么信息素专业,刘昊然挣开董子健的手,站在原地,“你不想进军队吗?”
        董子健疑惑地抬头看突然不走了的人:“这个研究所也属于军方,我们以后还是在同一体系里的,我不太喜欢军队,时间太不自由了,而且麻烦,我想去很多星球旅游,研究所工作比较适合我。”看了看刘昊然不太好的脸色,扯了扯他的衣角,“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那我中午还能有鱼吃吗,我不想吃营养餐。”
        刘昊然感受到扯着他衣角的小小的力道,心里的混乱稍微被安抚了下来,把手搭在董子健肩上,半搂着他往公交站走,“我没不高兴,我以为我们以后能一起上战场,你突然说不去了,心里有点空。”
        董子健拍拍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胡扯着安慰他:“没事儿,你以后做了将军可以调我到你那儿做专业顾问,那我就可以吃你做的饭,还能光拿钱不干活了,想想真爽啊。”
        这是刘昊然十年后在慧姆星见到董子健前最后一次给他做饭。这十年里刘昊然明白了自己当时为什么生气,因为他不能想象董子健和别人做视频里的事,倒是会在想极了他时,梦到自己压在他身上,他软软地圈着自己的脖子轻声求饶。刘昊然在被封为将军的加冕礼上,有新闻报道他不以物喜,不卑不亢,有大将之风。只有他自己知道,最想分享喜悦的人都不知所踪,实在是件得到多大喜都高兴不起来的事情。
         刘昊然在这十年里还和他的家族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董子健看着身子很弱,但不论是军事理论还是战斗实战课成绩均是名列前矛,刘昊然潜意识里一直认为能进这所军事学院的优秀学生必然是alpha。虽然水濯星的性别平等条约已经出台数百年了,但根基较深的家族大都传输给下一代alpha与omega结合更容易生出优秀的后代这一思想。
        刘昊然虽然不认同,但也没有急着抗争。可当研究所的外派星舰被星际海盗劫走,董子健作为实习生也包含在内,军方派出军队收寻一年仍然无果后,刘昊然拒绝了家族安排的所有对象,并坦言自己这辈子只会和董子健这个alpha结婚。

        刘昊然想起过去,忍不住将手臂紧了紧,脑袋埋在董子健颈下,“当时我看见你星舰上的树懒图案时,心跳得特别厉害,我想让他们停火别伤着你,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当时要不是一山坐在我旁边,我操纵杆都能给推断。”
        董子健哈哈大笑,“哪儿那么夸张啊。”
刘昊然看董子健没心没肺地笑,有些气愤又有点委屈,        “我特别想你,你连回来都懒得回,肯定从来没想过我。”说完报复性地轻轻咬了口他的脖子。
        董子健侧身一躲,牙反而在他颈上划开了一个小口,迅速漫开一条细小的红线。
        “你躲什么,划伤了吧。”刘昊然隐隐觉得在血液流出的一瞬间,房间里出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甜腻气味,这种气味令他有些发晕,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他舔上了那道伤口。
        董子健在被他咬破脖子的时候暗道糟糕。他原来从来不知道刘昊然对他有别的心思,这次被军队当成当地反抗军抓去后,刘昊然说是单独提审他,结果一把他带上星舰就按在舱门上亲,他本来是拒绝的,但后来带他回水濯星后,又是给他做好吃的,又是忙前忙后帮他办各种麻烦的手续,被养了十几天后董子健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本着以不劳而获为耻的传统精神,就默认了刘昊然日常的亲亲抱抱。但他这几年长期注射自制抑制剂,压抑发情期的结果就是血液里的信息素浓度很高,虽然只是这么一个小口子,但看样子,确实对刘昊然有些影响。
        董子健伸手推开颈旁的脑袋,挣开箍在腰间的手站起来“你咬出血的还倒打一耙,你去给我拿药。”
刘昊然被推开脑袋后又粘上去,用鼻尖蹭他后颈,被董子健挣开后非常不满,伸脚去勾他,不想起身,只想继续和他窝在椅子上腻歪。董子健毕竟皇家军校优秀毕业生,灵活躲过这个已然色令智昏的半残疾选手,跑进卫生间处理伤口。
        刘昊然眯着眼看他跑走,极不情愿地从椅子上起来,晃到卫生间门口,倚在门框上看给自己处理伤口的董子健:“这么小的伤口不用处理,拿我口水消消毒就行了,你过来。”
        董子健拿喷雾喷了一下后,伤口立刻愈合了,回头道:“不比你口水好用多少倍吗,要相信科学,师弟。”
        刘昊然可惜地看着董子健洗掉脖子上的血迹,“你的血是甜的是不是,过来让我闻闻。”
        董子健白了一眼他,看他挡在整个门上,不愿与他纠缠,转身准备走另一个门走。
        刘昊然一个跨步上去掐住他的手腕压在墙上,将他抵在洗手台上,从背后整个包住,弯腰将头抵在他后颈上,用鼻尖轻轻磨蹭,“师哥,你人也是甜的,我才发现你这么好闻。”
        董子健也闻到了自己身上越来越浓的信息素的味道,猜想是刚刚刘昊然咬他时牙上的唾液进入他血液后发生了反应。不过令他惊奇的是刘昊然居然不知道这是信息素的味道。
        “网上说你喜欢alpha,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和未被标记的omega接触过?”
        刘昊然只觉得周围越来越甜,心里不满足的感觉也越来越深,圈住董子健的手臂紧了紧,仍不满足,忍不住有些焦躁地舔上他耳后,“我们家安排我见过几个,他们有些味道吧,但没有你甜。”刘昊然只想更深地拥有他,他虽然有些晕,但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他暗示性地舔进董子健地耳蜗,故意压低声音,“我遇到过的alpha也没你甜,你太甜了,小董,我想吃了你。”
        董子健也被他弄得有些晕,红着脸撑在墙上,虽然觉得被刘昊然标记了也没什么,不过看他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又觉得好笑。“刘昊然你先起来,你是不是真的只喜欢alpha?”
        刘昊然直起身子仍从背后搂着董子健,像只大狗一样挟这他走到床边,把他推上去,有点无奈地扑上去蹭蹭,“我只喜欢你。”
        董子健坐起来,面无表情地看他,“你啥都不知道喜欢个屁,我是个omega。”
        刘昊然开始没反应过来,还要继续扑,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停了一下,回忆了一下刚刚师哥说的话,“你是omega!”
         刘昊然惊了,那我那时候和家人各种对抗,完全闹翻了,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会和omega结婚,只会要alpha,全是瞎说的?
         董子健见刘昊然完全呆住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撇了撇嘴,推开他站起来,转头问他“我需要收拾东西另外找房子么?”
        刘昊然几乎是本能地抓住董子健,“不是,我没别的意思,我不是说了我只喜欢你吗,我只是……你怎么会是omega?”
        董子健好笑地甩开他的手,揉了揉手腕“你小学怎么上的生理课啊,你觉得你的信息素能和alpha的信息素发生反应?行了,我给你找资料看,师哥教你。”
         刘昊然才反应过来自己闻到的甜味是眼前这人信息素的味道,想到小董是omega那自己就可以对他进行终生标记,一下子觉得心被填满了,也没反驳自己没上过生理课这件事,搂住站在床边的董子健,抬头看他,“董老师,能先上实践课吗?”


评论(1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