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我们的omega都是心狠手辣的小宝贝(二)

董老师说实践课自由活动
我开车搭你们,开到了算我输233333
………………

          被拒绝后,刘昊然心里一直有一团火烧着。办公时会鬼使神差地搜索“标记omega”“让omega舒服的体位”之类羞耻的关键词,想能逮着一次机会把自家师哥伺候舒服了,以后再不会拒绝自己。但至今仍没机会的刘昊然只能靠天天亲亲蹭蹭过活。
        “你最近,有点问题。”送走了怀特尔星的凯恩斯殿下夫妇,有船一族张一山攀着刘昊然的肩往他的飞船上走。
        “我没什么问题啊。”有也不能和你说啊,刘昊然赶紧转移话题,“倒是慧姆星在和我们签条约时出了点问题。”
        张一山心道:我能看不出你魂不守舍的样子么,但正事提出来了,也不好再开玩笑。“我听王大陆说了,当地民众组成的反抗军围了正在签约的那栋楼,拿中子炮和军队打了一场,还死了不少人。”
        “嗯,原本他们自己的事情我并不想现在插手,但是我安插在反抗军里的线人今天报告我,他们有D-18四型星舰的整个设计图,包括前几天提出改良的磁性武器,他们也有改良后版本的设计图。。”
        张一山一惊,“不能吧,改良这件事儿还没正式批下去呢,你这线人别是认错了。”
        “他认不得,但他是网络高手,破译了反抗军一个核心人物的光脑认证,直接把图发我这里的。”
        “那这什么意思,军部有人敢泄露军事机密?”
        “知道改良武器的人级别都不低,也都和我们算是过命的交情,我不愿意先去怀疑他们,我更偏向于认为,我们这些接受过设计文件的人身边有他们的线人。”刘昊然在飞船操纵台上按下几个按钮,飞船平稳升起,飞往张一山家。
        “你怀疑小凯和小董?只有他俩从慧姆星来并接触过我们这个级别。”张一山看飞船目的地设定的是他家,顿时想明白刘昊然的意思了,“小凯确实在我家,但他是被我骗去的,他开始也死活不同意,现在一天也进不了我房间几次,不会是他的。”
        刘昊然看着张一山着急护着王俊凯的样子,指尖一下下磕着操纵台,“小董是我师兄,是水濯星人,不太可能和慧姆星反抗军勾结。当然我也没说一定不是他,我只是说小凯嫌疑大些,加上他年纪尚小,又是土生土长地慧姆星人,和原来的朋友有联系,不明不白被人利用了也是有可能的。我今天去,只是想随便问他些问题。”
        张一山听刘昊然这样说也不好再反驳,但他所说的随便问问怎么可能是随便的呢,要是真问出个什么,他要拿王俊凯怎么办?张一山张嘴想说什么,刘昊然冲他摇了摇手,示意等会儿再说,然后同意了光脑上的语音对话。
        张一山看见在接通语音后的两秒,刘昊然突然背过身去,脸上仍保持着和自己谈正事的严肃表情,眼神却立刻柔软了下来。
        刘昊然突然背过身去是被那头的人撩的,那人软软的声音拖着尾音问他“昊然,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怎么了?”
        “没怎么……”说这话时,声音是极软了,带着鼻音的三个字仿佛黏成一张蛛网,兜头将刘昊然罩实了。
        那头的人仿佛察觉到自己声音不太对劲,清了清嗓子才继续问:“你在忙么?”
        刘昊然舔了舔嘴唇:“不忙。”
        “我回来后有两个月没注射抑制剂了,我现在觉得有点热,好像是热得不太正常,你不忙的话能回来么。”
        发情热!刘昊然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按耐住心中狂喜,低声安抚,“你别怕,我马上回,你等一小会儿,我马上就能回来。”
        “嗯,那你快点,我有点难受了现在。”董子健咳了一下后声音没再那么粘,只是因为难受听起来有点弱,但刘昊然分明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依赖。     
          “马上送我回家。”刘昊然关了语音,转身快速在操纵台上点了几下,将速度杆推到最大,焦急地盯着定位上现在位置到他家之间缓慢缩短的红色计划路径。
        “你家那位怎么了?”张一山回想起在慧姆星那次,这人也是这样,快要推断操纵杆。
        “小董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得马上回去陪他,我不在这几天你和大陆代我决策,慧姆星和我们签了和平条约以后,我们会给他们皇室提供七级防护罩的技术,你自己盯紧点,是谁在搞不该作的动作。”
        刘昊然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计划路径那条红线,不明白这两栋建筑物之间明明这么宽的距离,怎么就不能从中间直接插过去,非要绕一圈。皱着眉将驾驶模式调为手动,船体在空中急转半圈,再快速上拉,船翼擦着两栋建筑物之外的防护罩飞驰而过。
        “哎哟呵,瞧把您给急的。他怎么不舒服这么着急,还得陪几天,又不是发情期。”说完看见正驾驶着死亡飞船的刘昊然脸色一黑,“不是吧,真是发情期?”
        刘昊然一言不发点了点头,他不喜欢从别人嘴里听到小董到发情期这样的话,他会觉得自己最宝贝的人被别人肖想了,最隐秘的快乐被窥探了。即使是张一山,也让他不高兴。
        张一山倒是能理解他心情的摆摆手,表示不说了,“你放心吧,我好好盯着。”

        一打开家门,一股甜腻的味道直冲刘昊然涌来,像是有形的气浪,一股劲儿地冲进他的大脑,让他立时有些昏头。尽量保持从容地走进房间,看见他家师哥侧躺在沙发上捧着一本书看,见他回来立马抬起头,平常白得透光的脸上布着红晕,抿着嘴眼神有些迷茫,“昊然,你回来啦。”
        “嗯。”刘昊然走过去碰了碰他的脸,“怎么在这里坐着,想喝点水吗?”
        被碰到的那人颤栗了一下,随即将热得发烫的脸在刘昊然手上蹭了蹭,苦丧着脸道:“想喝,我好热啊,但是觉得直接坐床上有点不好意思。”
        刘昊然笑了笑,“你害羞干嘛。”拿过家用机器人递过来的水,将董子健从沙发上抱起来走向卧室。
        董子健被他放在床上,小口喝了点水,仍觉得异常干燥,他知道这是喝水解决不了的问题,又看刘昊然一脸不怎么急的表情,没办法地示弱,“你也上来呀。”
        刘昊然脱了外衣跨上床,用腿将董子健正面朝他地圈住,扬了扬头伸直双臂,“小董,你帮我脱。”
        董子健本来就浑身燥热没什么力气,被整个圈住,扑面而来的alpha信息素弄得他更加手脚无力,他头抵在刘昊然胸膛,努力用使不上什么劲的手解面前的衬衣扣子。解了两颗之后实在是解不动了,董子健垂眼看了看面前这人那处,西装裤上已经隆起很大一坨,这人还故意忍着就为了折腾他,有点生气但又没什么办法,抬手环上刘昊然的颈子,抬头在他喉结上小小咬了一口,拖着尾音求他,“解不动了,你自己脱行么?”
        刘昊然放下手,拎着他后颈轻轻扯开一点,目光危险,“那你得求我。”
        董子健像个被拎着离开母亲的小奶猫,被拎远一点就抑制不住地想再贴着刘昊然。明明知道自家师弟恶趣味,还是免不了被他欺负,毫无骨气地软声说了句“求你了。”,在后颈手放开的一瞬间就又粘回了面前的胸口。
        被董子健这声和动作彻底取悦了的人没再折腾他,将他按在蓬松的被子里一顿亲之后自己脱光了上衣。
        董子健软趴趴地躺在床上,见刘昊然露出小虎牙对他坏笑,就知道自己还有得可忙。董子健又被扯起来跨在这人腿上,连忙带着小哭音求饶“别折腾我了。”
        刘昊然笑着在他嘴角亲了亲,软声诱哄,“没折腾你,你衣服我给你脱,你只用再帮我把裤子脱了。”
        董子健身上热得不行实在不想理他,身体却极其渴望这人,故意带着点撒娇意味地和他讨价还价“我真的不行了,手都举不动,求你了昊然。”
        刘昊然也恨不得马上进入怀里的人,但太想看自家平常懒懒的师哥被自己折腾地受不住的样子了。“好,那你只用帮我把皮带解开,乖,帮我一下。”
        董子健只好伸手去解他皮带扣,但因为头昏又没力气,总是扒拉不到位置,老碰到裤子上鼓起的一坨,将之碰得越鼓越大。终于解开之后,他气不过,伸手要去狠揉那一坨一把。
        刘昊然当然知道自家师哥什么时候会伸小爪子,在他碰到的那一瞬间,就抓着他手将他压在床上,边脱他衣服边在他脸上轻轻咬了一口,“小坏蛋。”
        待两人都全身赤裸时,房间里的信息素已经浓得让刘昊然再顾不得欺负董子健了。他无意识地亲着董子健的额头,一手握住他前面安抚他,一手伸进穴里探了探,感受到指尖的湿意时,眯着眼凑到他耳边道:“师哥,你是不是很想要我,已经很湿了。”
        董子健被他弄得舒服,忍不住得意忘形了,抬手扯了扯他耳朵让他头离自己耳朵远点,“学没学过生理课啊,omega发情期都这样,没人弄也湿。”
        刘昊然还没想好怎么罚他,董子健就握住他的手抽出穴里,抬头亲着他的下巴,粘着声说:“你进来吧。”
        刘昊然觉得自己的心停跳了一秒,在他腿间蹭了蹭挺了进去。
        发情期一共持续了六天,期间董子健被弄得几欲昏过去,他觉得自己是真的失去了知觉,等眼前又有光醒过来,有时刘昊然还在他身体里,脸贴着轻轻地亲他;有的时候他能感觉刘昊然离开了一小会儿,回来后抱着他喂了营养液,但不管什么时候醒,他都能看见刘昊然充满爱意的目光,视线温柔地粘在他身上。
        最终标记体内成结的时候,董子健疼得脸都白了,刘昊然不停在他眼角额角来回亲,哄着他“宝贝马上就好了。”
        董子健死死圈着刘昊然,指尖在他背上划出几道痕迹,感受到射入他体内滚烫地液体,受不住地在他耳边求饶,眼角泛着红,声音带着哭腔:“昊然饶了我吧,吃不下了,嗯哼,真的吃不下了。”
        最后刘昊然离开他身体时,他满足而依恋地舔了舔刘昊然的小虎牙,在光脑上点了几下,陷入了睡梦。

评论(9)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