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我们的omega都是心狠手辣的小宝贝(三)

写完啦,开心!一开始就是想写很短一个小凯小董联手反杀一山昊然的梗,结果废话太多写好多喔。而且我这空空的脑子写个日常腻歪已经极限了,剧情什么的真的都是瞎编的,不严谨不专业。让我们在下一篇甜甜的昊健里再见面!
……………………
         刘昊然搂着熟睡的董子健在床上躺着,满足地打开光脑浏览这几天里张一山发来的会议记录和文件。大致看了没什么异常情况,刘昊然准备继续抱着自家omega享受幸福人生,一个红色加急请求弹了出来。接受请求后,张一山焦急地脸出现在光显屏上。
        “谢天谢地您忙完了。出事儿了!慧姆星反抗军五分钟前绑了慧姆皇室,还进行了整个星球的全网直播,把他们和我们私下签订的条约内容公开了。现在慧姆星民众对皇室满意度极低,超过一大半支持反抗军政权,我们需要出兵吗?”
      刘昊然皱眉从床上起来,伸手摸了摸仍在熟睡的人的脸,走到另一个房间“不用出兵,请专家先去和反抗军谈判。埋在我们这里的人找出来了吗?”
        “军部那几个兄弟查过了,清白的,小凯我也盯着,没让他碰过我东西。而且昊然,今天这事儿,就算他碰过我光脑,我也没有呀?”
      “什么意思?”
      “他们不是用武力方式破的防护罩。要是他们直接轰,那得多大动静儿,我肯定早就知道了。他们是从后门程序黑进去,直接把发射器给断了,静悄悄把人给绑了的。”
        一个穿着军服的人走过来和张一山说了几句,他眉头一皱点点头,用手在光脑上点了几下,表情更加严肃。他看了眼仍在通话那头的刘昊然,回头和等在他身后的几个大臣交待了几句,安排了几个网络高手和谈判专家处理反抗军的事儿,走到没有其他人的地方,才道:“慧姆星没有这个技术,除了当初写这个的陈教授,就你那儿有底。我刚才派人查了陈教授,这几天一直在控制中心,消息往来也干净。于是我又查了查你那儿,发现今早上你发了一个加密消息给我,但我没看见过,它却显示已读了。”
        “我叫你看着点儿他,你怎么和我说的?”刘昊然瞪了眼张一山,打开军部传来的最新消息,反抗军同意谈判了,“王俊凯现在人呢,马上带回军部,要是人已经跑了,你就自己去给我抓回来。”
         张一山心虚地眨了下眼,“我也是看着他的,谁知道他光脑早就连上我的了,我消息他都能看见。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啊……”
        “这还不重要,你堂堂一个将军,看人第一眼就被人迷得晕头转向的,非要把人带回来。慧姆星是翻不出个花来,要是别的星呢,再搞点什么别的机密走,你就得死在你的温柔乡里了。他人现在在哪儿?”
       张一山缩着脑袋咽了口口水,随即想到什么,又挺直腰板 “人不见了,但……”
        刘昊然冷笑着挑了下眉。
       “但我们可以抓到他同伙儿呀。”
        “嗯?”
        “您老年痴呆啦?那消息是您发我这儿的,能动你东西的除了小董还能有谁,您别双标狗好嘛?”
         刘昊然被噎了一下,其实听到后门程序出问题,他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但他没有提董子健,他潜意识里把错全归在张一山和王俊凯身上,他不敢相信那个软成团儿的,乖乖亲着他小声求饶,才和他许下终身承诺的人会骗他。
        “我现在怀疑我飞船里也是被监控的,那天你刚想去我家,小董就出了事儿了,看来是他俩串通好的。”张一山看刘昊然面色极差,斟酌片刻,“我俩这也算难兄难弟了,都栽在omega手里。但你再怎么说也终身标记了呀,人小董骗你一次把自己都赔给你了,我呢,我多惨啊,暂时标记都没有,还纯柏拉图呢,人就跑了。”
         刘昊然抿着嘴一言不发,并不觉得他的安慰有任何作用,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属于自己了,却不是因为感情,是因为该死的后门程序。他现在最怕的是自己从这屋再走回卧室,发现那人已经不在了,和十年前一样,不深不响再找不到踪迹地没了。
        刘昊然脚底发虚地往卧室走去,面上勉强维持着决策者的风度,“刚传来消息说反抗军要让我亲自和他们谈判?我不会出面,你代表我去谈,条件再加一条,要他们把王俊凯交出来。”
         刘昊然的消息是军部传来的,张一山则是一直盯着谈判现场的,听他这话,表情古怪地挑了下眉,“可人代表都来找您了,可能……在您家门口外面等着呢?”
        刘昊然一愣:“什么?”同时停在卧室门口,看见几分钟前还睡着的人穿着一身正装站在床边,表情平淡。
        “一山,我来和他说吧。”董子健走过把通话界面关掉,看着死死盯着他的刘昊然,抬起手抓着他袖口,示弱地说:“我腰还疼着呢,我们能坐着谈么?”
        那头张一山盯着已经结束了通话的光脑界面,心有余悸地搓了搓手,幸好人没跑,要不自己就完了。
        “你这话是作为反抗军代表说的吗?”刘昊然虽然仍憋着火,但看见人还在的时候,确实是松了口气的。
        董子健无辜地眼神看向他,“两星代表谈判也是能坐着谈的。”
        刘昊然冷着脸,没有理会那人的眼神,也强迫自己无视了那人手背在身后揉腰的动作,“在我家和我谈公事就只能站着谈。”
        董子健瘪了瘪嘴,“基本的外交礼仪都没有,学校怎么教你的?”
        听他还敢提学校,知道自己还是他师哥,刘昊然心里更是火大,“学校倒是对你很好,除了外交礼仪还多教了你些别的东西,利用床上关系偷取情报,挺能干的呀。我记得你毕业后研究的信息素方向,怎么清除终身标记你也研究出来了?这是你第几次了?”说到最后刘昊然再装不下去,只要一想到他还有可能对别人也用过这一招,刘昊然就恨不得立刻宇宙毁灭,让他和自己死在一起。
        董子健抿了抿嘴,“哪儿有那种技术,我就是喜欢你才让你标记的。再说我也没故意骗你,我们都计划推翻慧姆皇室很多年了,本来再过几个月就开打的,谁知道你突然出兵,提供了先进技术不说,还把我和小凯带回来了。”
      刘昊然明知道这人满嘴谎话,说喜欢他指不定只是哄他高兴的,但还是被哄着了。  “你和王俊凯早就认识,那天你出现在战场也不是偶然,你们俩在反抗军里担任什么角色?”
        “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小凯和皇室有仇,一直拉帮结派的想干点什么,我当时从星际海盗那儿逃出来,没地儿去,正好遇上他,看他人小志气倒大,就是没什么技术支持,就帮了他一把。”董子健又揉了揉腰,见刘昊然好像没那么生气了,试探着又说,“我腰站了一会儿更酸了,还要谈好久呢,我们就坐下谈不行么,昊然,我真挺难受的。”
       “一个反抗军头子,一个主军师,看来我是抓得挺准的。” 刘昊然冷着脸和他对视了一阵,终于在那人冲他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后叹了口气道:“你坐吧。”
        “我也不能算军师,就帮帮忙做好事儿吧。他们皇室真的太不是东西了,剥削平民不说,为了个七级防护罩,居然把西南的星矿全都给你们。”
        刘昊然咪了眯眼,“你到现在为止还没说到重点内容,水濯可以不出兵,条件呢?师哥不会想和我撒个娇这事儿就了了吧。”
         “怎么可能。”董子健将光脑打开,将条约内容发给他,“现在慧姆的民众对水濯的抵制情绪非常严重,这对两星贸易市场都是不利的,你们有星矿没市场也白搭。如果把星矿运回水濯,成本非常高,不如和我们合作。慧姆皇室许给你们的条件不变,你们要允许我们的技术人员进你们的企业,算是交钱学技术吧。”
        慧姆算是个小星,无论是军事武器还是日用品,制造技术和研发能力与水濯都不在一个层次,水濯在慧姆投资的企业没有一所是军工的,即使让他们技术人员参与也没什么关系。刘昊然点头,“可以,但如你所说,慧姆人对水濯现在抵制得非常严重……”
        董子健得意地撩了他一眼,一副“快夸我聪明”的样子,“我觉得最有效的办法是联姻,如果张一山能嫁给小凯,那慧姆会对新领袖伴侣的母星抱着宽容的态度。”
        刘昊然眉头跳了跳,“这就是你的好办法,为了一个慧姆,我搭个将军进去?”
        董子健还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看刘昊然迷之不屑就不开心了。“我看一山挺喜欢小凯的,这事儿我还没问过小凯意见呢,要是你们同意了,我还得哄他的,你别觉得吃多大亏。而且你搭个将军怎么了,我不也把自己搭给你了吗?”
        刘昊然总觉得这人好像天生就能一句话戳上自己心里最软的地方,他骗自己也好,仗着自己爱他耍心眼儿也好,只要他软着说几句好话,这气就再生不起来了。
        “我还要再加个条件。”刘昊然指着条约最下面一行字“再加一条,你得嫁给我,以反抗军将军的身份,婚礼在水濯办,慧姆的媒体可以到场。”
        “什么!”董子健兔子一样抬头看他,“我不,我不想办婚礼,太奇怪了,你们军部好多人都认识我,都知道你是我师弟,而且到时候你会请我们老师吗?我不想。”
        刘昊然听他“我们”“你们”的不爽很久了,这会儿听到“我们老师”,气终于顺了一把。“有什么奇怪的,他们本来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你当时失踪我都快疯了,和你认识的,说过话的,共过事的,我全找过,他们谁不知道?”
        “啊?”董子健在慧姆偶尔也会想想原来的同学老师,有时也会想到刘昊然,但因为要帮小凯,又太懒,住惯了的地方就懒得变动了,所以一直没有想过回水濯。现在听刘昊然一说,又想起他接自己回来后对自己有多好,从来没怪过自己,要什么给什么的,肯定特别喜欢自己,有点儿得意的同时又很是愧疚。主动爬到床边讨好地搂住刘昊然的腰,“昊然,对不起啊。”
        刘昊然最受不了他撒娇,他问董子健是不是以为撒个娇事儿就能了了,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他自诩自己聪明理智,处理事情果断坚决,但一碰上董子健,自己什么反应自己完全控制不住,见不得他受一点儿委屈,见不得他为别人的事儿求他。
        “行了,你有什么对不起的,把这条加上了吗,不准转移话题。你要不同意我们就没得谈了,我明天就带兵把小凯抓回来,什么反抗军,贸易市场的,都见鬼去。”明显的色厉内荏。
         董子健看出来了,没说破,他是看着慢点,但别人对他是好是坏他很是明白,刘昊然真心待他,他也想让他开心。“那办吧,但是……”
        刘昊然压抑着要控制不住往上翘的嘴角,冷声问他,“但是什么。”
        董子健跪直在床上,双手搭在刘昊然肩头,仰头看他,微微上翘的眼睛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但是我和你举行婚礼是因为喜欢你,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和其他事儿没关系。我这次发情期是自己注射了药剂引出来的,为了骗你回来,但是我跟你举行婚礼是我自愿的,不准备加在条约上。”
         刘昊然脑子里已经放了一整片天的烟花了,握着董子健腰就把人举起来,吓得董子健赶紧扯着他胳膊,把腿盘他腰上,“你再说一遍吧,小董,说你喜欢我,快再说一遍。”
        董子健笑着拍他脸,“你快放我下来,疯了吧你,行,我喜欢你,可喜欢你了,宝贝儿,你能不能嫁给我。”
        “能,明天就嫁。”刘昊然抱着他转了几圈,把人撑墙上,“你再说一次。”
        董子健被他往墙上一撞,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说一遍什么呀,喜欢你,爱你,您能放我下来吗,我腰要断了,听不够我再给您录下来好不好。”
        刘昊然把他放下来,但仍圈着他抵在墙边,鼻尖抵着他鼻尖蹭,“不录,我就想以后天天听你说。”
        董子健把头歪过去笑着骂他,“你想累死我啊,起开,正事儿还没办完呢,色欲熏心,一点诱惑都抵挡不了,学白上了。”
        刘昊然听话地推开,看他把合约签了递给自己,边在“董子健”旁签下“刘昊然”,边想着,这不是一点诱惑啊我的小董,这是我的全世界了。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