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鸽子爷

只会瞎写和胡说八道

对手戏(四)

写完啦,可能会再写个番外。越到考试周越想瞎写不想看书的我。在公交车上写的,以为自己对昊健的爱能让我不晕车,我错了,我到站差点吐了,而且我今天涂着蜜桃味的口红,更狠腻了我一把。写完也没再看一遍,有什么不通之后再改吧,大家看文愉快,我去趴会儿。
………………
        吃完烤串的那个夜里,这座既浮着流光溢彩又藏着酒醉伤情歌的城,至少有两个灵魂于夜色的包围中未能获得平静。

        刘昊然把董子健拍过的所有片子的蓝光碟按时间顺序摆在影像室的沙发旁,看完一部接着一部。董子健躺在床上,拿手肘挡着眼睛硬睡了两个多小时,再度睁开眼时,眼中无一丝困意,只有焦虑和暴躁。

        “你们见过凌晨四点的董子健吗?”

        发完这条朋友圈,董子健将手机往床上一摔。他很少这么幼稚,发一条无关紧要的调侃只为给一个人看,但他控制不住自己了。刘昊然什么心思他觉得自己明白,眼神应该是骗不了人的,爱情应该也是藏不住的,他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可万一呢。

        “妈的,圈里那些演员都是怎么敢好上的!”他们偏偏就是专业骗子,天天演着假的喜怒哀乐,假的七情六欲。

        董子健又拿起手机,看到一些并不期望的回复和点赞,恨不得把他们通通屏蔽了。这时,刘昊然的头像出现在动态顶端,头像里那张脸看着自己,笑得有点痞,却还和多年前一样,带着清爽俊朗的少年意气。董子健故意回复了几条其他朋友的评论,才点开那条提醒。

        “我想看见每天凌晨四点的。”

      董子健眉头一跳。他什么意思,他没有说想看见“每天凌晨四点的董子健”,像只是个适可而止的玩笑。董子健用指尖点点手机屏幕,屏幕被敲出“嗑嗑”的声音,董子健觉得这像是小小的有气无力的战鼓,让他在这场自我否定与自我鼓励的战争中坚持下去,等一个云开雾散。

        要是电影里,这时他就该扔下手机,面色疯狂地跑到车库开车,一路连闯百八十个红绿灯,用能吵醒整栋楼的力道拍门,在邻居都开门准备骂他的时候,刘昊然也打开门,然后他上前吻住刘昊然,在邻居的起哄中问他:你到底爱不爱我。

        董子健被自己脑子里的狗血剧情弄笑了。我他妈真怂啊……他无力地叹了口气。回了刘昊然一句“美得你。”然后傻笑着看那些瞎起哄的评论。又想着还是别屏蔽他们了,他那些朋友也有点用,至少能稍微满足一下他隐秘的小心思。

      董子健第二天到片场,被化妆师和导演轮着骂成受气包。梁佳问他是不是失恋了。

        董子健笑骂她,“你不是接受我的异装癖了吗,我失什么恋。”

        梁佳白他一眼,“你和徐欢彻底玩儿完了,你就失恋了呗。哎,我说我一正牌女主,爱之勇士,你俩怎么给我弄得像第三者插足一样啊。”

        董子健大笑,“可能我天然娇属性附带女主buff。”
       
        “那你可能还附带刘昊然debuff。”梁佳敲他肩,“刘昊然什么时候从大森林里回来啊,我怎么觉得他在片场你演技都好些。”

        董子健笑意还没褪去,眼神带了几分惊诧,“什么森林?”

        “他去拍张导的那部戏啊,原始森林里取景,他没跟你说?”

        董子健知道刘昊然这部戏,当时他还恭喜刘昊然能和张导合作,让他好好拍争取拿个影帝什么的。“我知道他那个戏,但他没和我说今天开拍。其实他也不是什么都和我说,我们一般都聊电影啊剧本啊之类的,工作上的事倒是比较少谈。”

        梁佳理解,虽然她觉得董子健和刘昊然跟圈里那些装出感情好的师兄弟不一样,但关系真怎么样,只有两人自己清楚,她这个外人没必要知道。“我看他工作室发微博了。我其实老早就想去那个原始森林玩儿,就是拍戏太忙了,等我这部戏拍了就歇歇,我还想去看极光,我看微博上那些图特别漂亮,你看过真的极光吗?”

       “没有,但我也觉得挺美的。”董子健面上不显,可心里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刘昊然怎么出去拍戏也不告诉自己了,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故意躲着他。

         没董子健戏份的时候他就蹲在一旁,打开微信,又关上,打开微信,又关上,一直想着怎样问问刘昊然才显得随意一点。这么一拖就拖到了剧组收工。助理送他回家时,他坐在车里把手机翻来覆去转,不知道是自己心理作用还是什么,他想的每一个开场白都十分刻意。

        “小董,我看到你了!”刘昊然发来一条微信,董子健刚准备把脑袋伸出车窗找人,刘昊然又发来一张考拉的图片。

        董子健忍不住笑起来,又装作漫不经心“傻乎乎的那儿像我啦,你去动物园干嘛?”

        “不是动物园,我去A国的原始森林拍戏了,上次和你说的张导那个,你忘啦?”

        “喔,你好好拍,还有要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但是小董,我工作室发微博说我去原始森林,都上热搜了你怎么不知道啊,你都不关心我。”

        董子健一整天就盯着微信看了,还真没注意微博上的动静,点开热搜一看,是刘昊然穿着野战部队服装抬头看着高处笑的剧透照。评论下他的一堆迷妹纷纷刷着“太好看了!溺死在笑容里!”“命给你啊小哥哥!”之类的。董子健又往下翻,看见一张图片,图片上是一只歪着头看向斜上方的柴犬,柴犬表情和刘昊然如出一辙。他存下来发给刘昊然。

        “刘昊然我看到你了!”

        以后的六个月里,董子健只在刘昊然赶回来拍游乐场戏的时候见过他,他们仍然隔三差五聊聊微信,有的时候是说拍戏时遇到的好玩的事,有的时候是说新上的电影,有的时候只是说“今天的盒饭太咸了”之类的话,像过去的几年一样,毫无改变也毫无进展。这个娱乐圈说来很小,每个人都可能拐着弯的沾亲带故,电影的世界却可以很大,从巴黎圣母院的钟楼到凤凰古镇的渡船,从天下之争的沙场到十月革命的枪响。不刻意去找一个人,不刻意踏进一个圈子,人就掉在人堆里了,一点也不特别。

        两人再次见面是《褪皮》的发布会上,导演带着一干主创为电影宣传造势。董子健和刘昊然都是从外地拍戏赶过来,上台前两人才见面,互相露出一个笑容,之间这几个月就像都不存在了,彼此还是那么熟悉。

        因为董子健和梁佳是主演,两人站在离主持人最近的位置,然后是导演,之后才是刘昊然顾楷等配角。放完预告片后女主持夸张地惊叹道:“没想到我们小董的女装那么好看啊。”
     
       董子健腼腆地笑笑,“化妆师的功劳。”

        主持人又问:“异装癖这个题材在国内很少见,我记得小董以前还演过同志题材的影片,小董你是本身对有挑战性的角色感兴趣还是因为什么接这个片子?”

        “对剧本和角色都感兴趣吧,但是挑战性其实说不上,我以前也演过性格懦弱的角色。我觉得梁佳的角色更有挑战性一些,像Danish girl里,我认为Alicia Vikander演的包容丈夫的妻子非常出彩。”

        “梁佳觉得呢?”

        “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是演员,接了这个剧就认真体会秦萝的思维,有没有挑战性什么的也没想。”

        主持人笑笑,“我们剧组都是一群优秀的演员呢!那你们在一起拍戏有没有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儿呢?”

        “能和大家在一起拍戏就是有意思的事儿。”董子健说。

        女主持愣了一下,尴尬地笑笑将话筒递给梁佳。梁佳拿过话筒点点头,“我家乔白说的对。”

        到底是多不想聊……女主持维持着很干的笑,又把话筒递给导演,“导演讲讲有趣的事儿吧。”吴超面无表情,“我们秦萝说的对。”

        女主持“哈哈哈”地笑,“剧组都一个风格哈,昊然是不是要说‘我们导演说的对’”

      刘昊然挑了下眉:“我家小董说的对。”

      女主持顿时高兴了,还是年轻人会聊天,“就你家小董了呀?我听说昊然和小董有不少对手戏,和女装这么漂亮的小董演戏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心动了?”

        “没有,我们都一个化妆间,我看他腿毛也不剃就套上裙子,不会以为他是个女孩儿。”

        “我剃了腋毛好吧,腿毛又不可能露出来,剃它干嘛?”董子健翻了个白眼。

        女主持极力带动气氛地笑笑,“你们俩真可爱。”

        然后就是每一个发布会都会有的“明明尴尬到不行却偏偏要搞”的游戏环节。几个男演员像傻子一样被女演员打扮上女装,然后互相比丑,最后用赞助商的手机拍一个大合影。

        答记者问时,董子健见自家导演拿着话筒侃侃而谈,偷偷从两人后面穿过,趴在刘昊然肩上说悄悄话,“吴超也太能说了,我腿要断了。”

        刘昊然侧着脸回他,“他本来就挺能说的,不过也好,都冲他去问,不用我们回答了。你晚上还回剧组吗?”

        “不回,剧组放了我两天假,你干嘛?”

        “那我们出去吃饭,拍《褪皮》时就想带你去吃有家青岛烧烤,后来忙着拍戏,都给忘了。”

       董子健摸摸自己肚子, “我最近在减肥,被我经纪人盯可紧了,怎么办啊,我想吃。”

        “我给你妈打电话吧,她挺喜欢我的,应该能帮你说说。”刘昊然说起这个还有点得意,董子健妈妈知道自己和董子健关系好后非常高兴,还说自己年少有为,聪明刻苦,谦逊有理,前途无量呢。

        “你嘚瑟什么呀,那是我妈,再喜欢你也是跟你客气,最喜欢的人还是我。”董子健虽然想板着脸,但看他笑也忍不住跟着笑。

        这时吴超转过来拍他,“你怎么到这儿来了,站回去。”又冲镜头道:“拍戏时候就这样,粘着刘昊然,小学生一样。”

        女主持暧昧地“喔——”了一声,“关于这个,有记者想问吗?”

        董子健满脸无奈,“吴导真不厚道,为了有点宣传话题,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脑袋上扣。”

        有位记者拿着话筒站起来问:“我想问董子健,你拍了这么多特殊题材的电影,对LGBT群体有什么看法,你被同性表白过吗?”

        “我没拍几部,就两部。我对LGBT也没什么看法,大家怎么舒服怎么过就行。我倒是被同剧组的男演员说过可爱,说喜欢我什么的,不过我没有接受,我挺欣赏他的,但不是那种喜欢。”

        台下一堆记者交头接耳,纷纷讨论圈里哪个男艺人是弯的,又有个记者站起来问:“刘昊然在电影里喜欢你演的那个角色,我听说还有亲热戏,你们演完以后会尴尬吗?”

        董子健看了眼导演,“剧情能说吗?”导演摇了摇头,他对记者笑道,“导演不让说。电影的内容你们可以自己体会。但我和昊然,我们本来关系就很好,演这个不会尴尬,只是有点好笑。”

        又有记者问了其他演员问题,董子健保持微笑地听着,快要睡着了。主持人说,“最后一个问题了。”董子健精神一振,太好啦,可以吃烧烤了!

        “请问梁佳,乔白爱秦萝吗,还是只把他当成摆脱不幸人生的救命绳。”

        梁佳想了想,“当时我看到剧本时也想了这个问题,但我慢慢演着,就懂了。爱情有的时候很盲目,一瞬间的事情,但当秦萝从看上乔白的外表到了解乔白的人生经历,她放不下乔白时,她就顾不上考虑乔白爱不爱她了,她是一个热烈的女孩子,爱他就像爱生命,是一件自然的事情。”

      发布会结束后,董子健坐上刘昊然的副驾,在去烧烤店的路上睡着了,梦见乔白一手拽着自己的裙边,在那盏路灯下抓住徐欢抹他眼泪的手,问他‘我能和你谈谈吗?’然后徐欢身后那盏路灯就亮了,路边一整排路灯一个接一个亮起,他眼前一片雪白,看不清徐欢的脸,就醒了。

        看董子健猛然坐起来,刘昊然伸手挡住他即将睁开的眼睛,“醒了啊,先别睁眼,对面车会车开了远光。”

        董子健听话地没睁眼,张开手叠在刘昊然捂着他眼睛的手上。“这么没有公德心。”

      刘昊然“嗯”了一声,手放回方向盘上。

      董子健舔了舔嘴唇说:“昊然,我希望你和我,互不猜忌,也互不称誉,安如平日,你和我说话像对自己说话一样,我和你说话也像对自己说话一样,好吗?”

      刘昊然狠踩了一脚刹车,把董子健颠得差点从座椅上滑下去,他赶紧伸手撑住自己。刘昊然又一脚油门刹在路边,转头深深看着董子健。董子健有点害怕,吞了口口水,“你要是……”

      “好。”

        “觉得……哈,什么?”

      “董子健,我说好。”

——————————
这里表白用了王小波给李银河的情书。他原文问李先生:我希望你和我好,你和我好吗?然后小董比较怂,没有说那个“好”字。但是昊然懂了。
那本书信集叫《爱你就像爱生命》,我也是看了那个之后觉得王先生非常可爱。

还有小董那个朋友圈,万一有朋友不清楚这个梗。是科比说: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吗。
       

评论(12)

热度(41)